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第492章 谷地之战
    战!
    界桥西南外五十里,玄甲骑再次和右候卫、右威卫交锋于夜色中。
    玄武霸道,暴猿凶猛,豪猪狂野。
    三支当时顶尖的王牌部队,全力爆发开来,所展现的恐怖破坏力令人难以想象。
    单是军中杀气所凝聚的军魂法相,其所产生的破坏力,就不亚于三花巅峰境界的天人。
    在加上领军的天人大将加以配合引导,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就更是达到了当世已知的巅峰,天人五气境!
    而且这个天人五气,和一般天人五气不同。
    众所周知,在相同质量之下,体型越大的所能发挥的破坏力往往也越大。道理同然,同为天人五气,一个是正常人类体型,最多不超过一丈。而另一个呢?则足足能有上百丈!
    这是什么概念?
    同时一巴掌下去,对方所能打击到的范围是你的百倍!
    所产生的破坏力就可想而知了。
    因而伴随着三方人马在战场上再次碰撞,一时间,那真是山河为之变色,日月为之无光。
    不带一点夸大形容的。
    但见狂风肆虐之下,丝毫不比塞北沙尘暴逊色多少的烟尘,瞬间便笼罩整个战场,并呈波浪形,向外扩散。
    于此同时,大地在三方攻守互换间的冲击之下,不断的开裂崩断,不过片刻间,便使得整个战场的土地都被犁了一遍,就这先前平白矮了三分。
    当然,这次的结果还是以玄甲骑的撤退以告终。
    毕竟玄甲骑虽强,此地也确实是有利于骑兵冲锋的有利地形,但二打一还是勉强些。
    再加上朝廷一方除了右威卫和右候卫之外,还有七府折冲。
    在很多时候,胜负的天平都往往只差一根稻草而已,而这七府折冲的分量显然比稻草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分。
    玄甲骑疾驰,很快便追上了正西撤的镇北军的后军。遥望夜色下,白礼为朝廷一方大军所准备的葬身之所,也就是一处谷地以历历在望,大将军内史胜的眼中也闪过一丝精芒。
    追逐间的双方相隔本就不太远,镇北军这边遥遥可见了,大将军王延童自然有同样望的见。
    而对于这处适合大军团伏击之所,大将军王延童自然也同样印象深刻。毕竟作为一军之主将,他自然要做到对战场周围的大概地形了然于胸。
    尤其是这种特殊地形,他就更是要谨记。
    事实上,不要说是他了,就是来到界桥时间不长的左威卫大将军屈突忠都清楚,这处谷地的存在。
    因而当见到内史胜领军率众进入其中之后,眉头下意识间一皱。
    显然,是他们的军事素养,让其在看到这种地形的时候,便迅速的没想到了伏击等相关。
    当然,这丝念头转瞬之间便被王延童等给跑于脑后。
    因为在他们看来,所谓的伏击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成立的存在可能。
    这么说可能有点绕口。
    说清楚一点,就是朝廷的谋划是如此的天衣无缝,内史胜这边,不,应该说是整个幽州这边,都不可能先一步窥探到。就更不可能提前一步在这谷地布下伏军。
    就这样,怀着这样的心理,大将军王延童和大将军屈突忠并没做过多的停留,便带领所属追上了内史胜离去的步伐。
    向着谷地处而行。
    夜色下,双方的速度都很快。
    内史胜这边,不一会儿就带着全部的人马都消失在了谷地的的入口之处。
    而朝廷一方,也在大概一炷香功夫之后,追到了谷口之中。
    还是由于他们不认为会有伏兵出现的可能,因而朝廷方的大军在进入谷口之时,连最基本的探马侦骑都没有派出。
    而这个疏漏,也标志着他们正式的放弃了他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谷地之中,还是由右候卫和右威卫大军开路,沿着月色对镇北军展开了追寻。
    而就在他们两卫全部都进入谷地之中之时,变故突生。
    就在大将军王延童和屈突忠都隐隐有些不安之时,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响,它们的来路,也就是谷口处直接被隔断,将它们与后方的七府折冲相隔开来。
    紧接着,伴随着上方火光亮起,无数落石、滚木、猛火油等被人自上而下的投掷下来,给他们来了一个来自地狱的洗礼。
    真是地狱!
    滚石落木还好说一些,那些猛火油明显是经过特殊手法提炼出来的,一经燃烧而起,不光是温度高的可怕,而且所产生的毒烟,更是有让人致盲和中毒之威。
    在加上那一个个用雷火弹以及碎铁片、钉子,瓷罐之类的东西,所组成的简易炸弹。以及谷地之中,地上散落在各处所埋着的,类似于地雷的爆弹……
    一时间,哪怕是右威卫和右候卫乃当世顶尖的强军,措不及防之下,也损伤不轻。
    当然,右候卫和右威卫到底所属是朝廷最精锐的十二卫。
    虽这一连串的欢迎礼确实是恐怖,如换一支寻常军队来的话,怕是早就要覆灭在其中。
    但对于十二卫来说,还远没有超出他们所承受的极限。
    因而就在这一连串自上而下的袭击,如同暴雨要连绵不绝而下之时,右威卫和右候卫大军爆发了。
    在大将军王延童和屈突忠的指挥之下,两军陷入沉睡的军煞之气再次被唤醒,足有百丈的暴猿和豪猪军魂法相,也再次凝聚。
    “该死,哪里来的鼠辈,给本将军开!”
    一声暴喝,大将军王延童这边率先出手,一柄柄飞斧直接化作了冲天激流,自上而下向谷地上方,火光处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那暴猿法相手中的两把大斧也同时跟随一柄柄飞斧飞扑的方向,向着谷地上方处斩去。
    大斧劈下时,狂风肆虐,那由上方所砸下来的滚石和落木,在这一刻竟然直接倒卷而回,反向谷地上方砸去。
    而稍轻一点的猛火油罐和土制炸弹就更不用说了,也在承受不住,风压后爆裂开来,化为了火海,向上倒卷。
    倒是别有一番景致。
    当然,此时怕是谁都也没有心欣赏这份景致。
    因为右威卫大军这边,也紧随其后的出手了。
    但见一杆杆长枪纷纷竖起,汇万千枪林之势。而后就这么徒步的开始冲锋,在屈突忠的带领之下,就这么徒步上行,是谷地的陡坡于无物,向上急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