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30章 你们共侍一夫更热闹
    顾夫人赶紧将顾琳琅拦在了身后,瞪着几个被吓傻了的女佣。
    “都是木头?董事长喝多了,还不扶他去休息!”
    几个佣人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将骂骂咧咧的顾父扶去了楼上。
    顾琳琅挨了一巴掌,更加委屈得厉害,靠在顾夫人肩上失声大哭。
    “妈,我知道,我们家拿了斯年很多钱,可他怎么可以又跟陆宁那个贱货在一起?她陆宁凭什么,凭什么!”
    顾夫人心疼地哄着:“好了傻孩子,别哭了。
    你一直都聪明,怎么也犯起糊涂来了,这婚不能离啊。”
    顾琳琅推开顾夫人,不甘心地看着她:“妈,难道你也要我受这个气,沦为全北城的笑话吗?
    我知道我们家欠斯年的钱还不上,但他不会逼我们给的。”
    顾夫人轻叹出声:“琳琅啊,你想过吗?这男人一时兴起沾花惹草并不稀奇,但如今你才是薄先生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谁敢看轻了你?”
    “可你要是真的跟他分手了,给那贱女人腾了位置,顾氏用不了几天就得被你那混账父亲败光。
    到时候,我们顾家才是真的成了这北城的笑话。”
    顾琳琅终于止住了哭声,眼底浮现极大的愤恨不甘。
    如今这整个北城,任他再有权有势的名媛千金,见了她顾琳琅不都得高看一眼。
    她怎么可以真给那个贱女人机会,爬到她头上来?!
    顾琳琅双手狠狠攥紧,到底还是觉得委屈。
    “可是妈,难道我就由着斯年跟别的女人不清不楚的吗?”
    顾夫人不屑冷哼:“那种被玩腻了的脏东西,薄先生还能再新鲜几天?
    你尽管大度些,让他对你有愧,等过些天那贱货被扫地出门了,再直接跟薄先生提结婚的事。
    到时候嫁进了薄家,这北城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就是整死十个陆宁,不也是小菜一碟?”
    顾琳琅啜泣着点头:“妈,我知道了,其实我也舍不得斯年,我们打小就定了娃娃亲,我只嫁他。”
    顾夫人一颗大石总算是放下心来,摸了摸顾琳琅的肩膀。
    “这才是我的聪明女儿,刚刚是不是去那闹去了,跟妈过去道个歉。”
    顾琳琅面色发红,有些不情愿地跟着顾夫人出了门。
    车在薄家庄园外停下,庄园内,陆宁抱着苏小蕊坐在卧室沙发上,给她额角擦药。
    薄斯年倚靠着落地窗,墨眸沉沉地落在陆宁的眉眼上,俄而低笑出声。
    “还挺凶。”
    陆宁擦药的手顿了一下,知道他说的是她泼了顾琳琅那事,冷声开口。
    “你心疼的话,随你怎样。但她下次再动小蕊,我泼她的就不是温水了。”
    她话落,凑近苏小蕊额角上吹了口气。
    灯光下,她脸上透着细腻的瓷白。
    薄斯年走近了一步,俯身看她:“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对我的琳琅意见那么大?”
    早在两年前,顾琳琅对她出言挑衅的时候,陆宁就已经看清楚了她的真面目。
    但她清楚就是说了,薄斯年也不可能相信。
    她抬眸冷眼看着他:“可能是跟她八字不合吧。
    薄先生,为了你的未婚妻着想,放我跟小蕊离开吧。”
    薄斯年再次笑出声来。
    也说不上什么原因,他总感觉,今晚的陆宁,看起来要比这些天顺眼得多。
    他俯身,手撑着沙发靠背,贴近了她耳边。
    “八字不合的人,共侍一夫更热闹。”
    陆宁气到牙关打颤,扬起一只手就往他的脸上扇了过去。
    在那一巴掌不偏不倚落到他脸上,发出一声清脆声响时,她突然愣住了。
    她以为,他肯定会躲的。
    门外敲门声响起,陈叔的声音传进来。
    “先生,顾小姐又过来了,顾夫人一起来的。”
    薄斯年挨了那一巴掌,在她耳畔轻呵出声。
    “阿宁,你且等着,这一巴掌不是白打的。”
    陆宁回过神来,顾不上薄斯年说的这话,突然想笑。
    她就说顾琳琅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这下顾夫人也来了,他不让她跟小蕊离开,怕是没法收场了。
    陆宁往旁边挪了挪,将苏小蕊抱进怀里看着他:“你让我们从后门走,还来得及。”
    薄斯年走到了门口的步子顿了一下,回身看她:“好好待着,不要下来。”
    他话落,离开了卧室,反手关上了门。
    苏小蕊这才熟练地爬到了陆宁的身上,奇怪地看着她。
    “妈妈,你为什么要打那个叔叔呀?妈妈说过,打人是不对的。”
    打人确实不对,但他算不上人。
    陆宁伸手揉了揉苏小蕊的头发:“妈妈没有打他,是那个叔叔脸上有脏东西,妈妈拿了一下。”
    “哦。”苏小蕊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陆宁猜着楼下应该是闹起来了,以顾夫人的性子,素来最是沉不住气。
    她如今要想办法离开薄斯年,几乎也只能从顾琳琅那里下手。
    想着,她抱起了苏小蕊,嘱咐她不要出声,再轻声出去蹲到了楼梯口,听着楼下的动静。
    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楼下坐着的人。
    顾琳琅和薄斯年坐在一边,顾夫人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是在说着什么,声音不大听不清楚,但怎么也不像是起了争执的样子。
    陆宁皱眉,听了老半天也都是隐隐约约传过来的平静交谈声。
    自始至终,顾夫人连站都没有站起来一下。
    陆宁看着奇怪,抱着苏小蕊失神间,突然有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好看?”
    她意识陡然抽回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抱着苏小蕊滚下了楼梯。
    薄斯年伸手拦了她一下,一双眸子含着思索看向她。
    陆宁有些难堪地冷着脸抱着苏小蕊回了卧室。
    再进浴室给苏小蕊洗了澡出来时,薄斯年就倚站在浴室门外,一双眸子似笑非笑盯着她。
    陆宁当没看见,将苏小蕊抱到沙发上给她擦头发,苏小蕊很快就睡着了。
    薄斯年继续跟着她,站到她前面意味深长地俯视着她。
    “陆宁,你就那么盼着我跟她吵起来?”
    陆宁微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的?
    这么说,他已经知道了她希望通过顾琳琅闹事,好离开这里?
    男人声音继续低沉响起:“你是不是对我余情未了,见不得我跟别的女人好?”
    陆宁终于抬起了头,这一次,她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