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战尊奶爸 > 第43章决斗
    他也终于明白自己以前的自信和荣耀是多么的可笑,什么世界第一杀手,在真正的强者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一滴眼泪从胡一刀的眼角流了出来。
    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之下,世界第一杀手终于被虐哭了。
    看着他脸上的泪水,白子洋叹息着摇摇头,蹲下身问道:“你刚才说叫我哀嚎四十九天,我问你少一天行不行,其实是给你机会,现在你还坚持要痛苦四十九天,少一秒都不行吗?”
    胡一刀现在意识都已经有些模糊了,两只脚不停的在地上踢腾着,十指紧紧的扣着地皮,拼命的摇着头:
    “杀了我,杀了我吧。”
    白子洋轻轻叹息一声,用手在胡一刀的额头拍了一下,心里念了一句咒语,胡一刀身上的痛苦立即消除,不过他现在已经被折腾的没有一丝力气,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双眼中充满恐惧。
    白子洋坐在他的身边,随手捡起他那把追魂刀抵在他的咽喉轻声问道:
    “你为啥要杀我?”
    “报仇。”
    胡一刀似乎缓过了一口气,说话也有了一丝力量,但是已经没有了前边那种极度自信而显示出的平稳,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给谁报仇?徐冶?”
    白子洋皱起了眉头,徐家这是没完没了了啊。
    胡一刀迟疑了一下缓缓说道:“给鬼刀报仇,他来长陵之后就没了消息,多番打探之下我料定他是被你杀了。”
    白子洋不由来了兴致:“给鬼刀报仇?鬼刀是你的亲人?”
    “不,他是我的徒弟,一个很有潜力的杀手,现在他被你杀了,我这做师傅的自然要出面解决一下。”
    胡一刀一脸坚毅的说道,虽然已经忍受了极度痛苦,但这么快就冷静下来,却叫白子洋不由的高看了一眼。
    这个杀手果然不一般,他记得鬼刀在忍受这种痛苦之后第一次就已经崩溃了。
    “那么,你现在还想杀我吗?”
    白子洋悠悠问道。
    “我……”
    胡一刀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当然想杀白子洋,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残忍,他都没有看到白子洋是如何动手的,就已经败了,而且败的如此凄惨。
    没有还手之力,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一番痛苦的挣扎之后,胡一刀终于垂下了头,小声说道:“我杀不了你。”
    “那你愿不愿意帮我做事?”
    白子洋又问道。
    胡一刀眼里飘过一丝蔑视,抬起头冷笑道:“我可以死,但不会受你的驱使,天空飞翔的鸟儿如果失去自由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哪怕刚才的痛苦叫我忍受一辈子我也不会像你屈服的。技不如人我认了,但你不要侮辱我。”
    白子洋摸了摸脸,觉得这个胡一刀还是挺难对付的,不过现在关二哥走了,自己身边缺少一个强大的保镖,这个胡一刀就是最好人选,绝不容错过。
    突然白子洋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注意。
    他把胡一刀从地上扶了起来,笑着说道:
    “其实刚才我胜之不武,暗地里给你下毒了。不如这样,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赢了我白死,你要输了,给我当十年保镖,没有工资,生活自理。”
    说着白子洋就笑嘻嘻的看着胡一刀的脸,胡一刀脸上阴晴不定,迟迟下不了决定,白子洋立即再加一把火:
    “不会连这个都不敢吧,天空飞翔的大鸟要是被人连翅膀都折断了,那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胡一刀心头一震,猛地抬起头,一字一句道:“好,我答应你。”
    他不得不答应,杀人诛心,如果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他以后恐怕要真的要成为一个废人了。
    “很好。”
    白子洋满意的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润嗓子的药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是解药,你先吃了休息一会,待会我们再决斗。”
    胡一刀点点头,毫不犹豫的把那药吞了下去。
    十几分钟之后,澎湃的力量再次回到胡一刀的身体里,胡一刀站起身来,紧紧的握了一下拳头,双手轻轻一抬,地上的小刀嗡的一声再次悬浮在半空之中。
    胡一刀正色道:“我这把追魂刀下已经死了二十七名绝代高手,你可小心了。”
    白子洋笑而不语,只是往胡一刀的头顶不停的张望,衰神正蹲在胡一刀的头顶冲着白子洋不停的挤眉弄眼。
    原来趁着胡一刀刚才虚弱无比的时候,白子洋已叫衰神附在了胡一刀的身上,这也正是他敢跟胡一刀决斗的底气所在。
    胡一刀看到白子洋神不守舍,吊儿郎当,以为他看不起自己暴喝一声:“杀!”
    那飞刀咻的一声直奔白子洋咽喉而去。
    却不知为何失去了准头,居然顺着白子洋的头皮飞了过去。
    白子洋吓了一大跳,这TM速度也太快了,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呢,幸好,幸好,自己只是掉了两根头发。
    胡一刀心中却比白子洋心中更加震惊,他心里清楚自己刚才已经拿出了十二分的功力,可这白子洋居然不躲不闪不知道用了何种秘法就把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一刀化解无形。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也许跟着这样的人做事也不算丢人。
    鬼刀的心里有了一丝动摇,无奈低头,无比艰难的吐出三个字:
    “我输了。”
    咳咳!
    白子洋轻咳一声,装模作样的说道:
    “不错,不错,你这一刀已经赶得上我初中一年级时的水平了,力道速度都很好,就是准头不行,以后跟着我好好干,有空我指点你一下。”
    胡一刀被讽刺的面红耳赤,但又没法反驳,只好抱拳道:
    “多谢白兄指点,愿赌服输,从现在开始我这条命是你的了。”
    白子洋心中大喜,和胡一刀一起下了山,请他好好的吃了一顿,交谈之下白子洋才知道这个胡一刀原本也是个穷苦出生,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秘籍,从此走上了杀手的道路,一发不可收拾,居然做到了世界第一杀手的宝座。
    现在钱对他已经不重要了,他只杀值得自己出手的人。
    不过现在他的身份是白子洋的司机,每天的工作是开车送白子洋去他想去的地方,好在根据他的观察,白子洋这个人虽然实力恐怖的不像人,但是脾气不错,根据交谈也看得出这是一个充满正义感怜悯心的年轻人,这倒和他的脾气有些相似。
    一顿饭下来,两个人倒是拉近了不少距离,彼此相处的融洽起来。
    告别了胡一刀之后,白子洋去一趟乡下看望自己的老娘,他心里实在是有些事忍不住想要弄明白。
    母亲经过白子洋这些天的调理,身体已经完全康复,再加上保姆照料的仔细整个人胖了一圈,看起来好像还年轻了好几岁。
    母子相见自然是喜不自胜,一番嘘寒问暖之后,母亲亲自下厨给白子洋做了他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
    白子洋虽已经吃过饭了,但还陪着母亲吃了一点。
    “妈,吃块肉。”
    白子洋给母亲夹了一块鸡肉,母亲却又给他夹了回来,一脸慈祥的说道:
    “你多吃点,妈老了,吃多了消化不良,你还在长身体,要补充营养。唉,你小时候咱家里穷,一年才吃几次肉,能吃一口鸡肉,你能高兴一个月,时间可过的真快啊。”
    白子洋不禁有些黯然,看着那块鸡肉却怎么也吃不下,母亲察觉异样,问道:
    “怎么了,怎么不吃了?”
    白子洋叹口气一脸认真的问母亲道:
    “妈,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我爸爸到底去哪里了,我记得他在我八岁的时候就突然消失了,这么多年,难道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听了这话,白子洋妈脸色大变,重重的把碗一动,恨声说道:
    “还提那个死没良心的做什么,他既然狠心撇下咱们娘俩不管了,他是死是活和咱们又有什么关系。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提他,不要提他……”
    白子洋委屈道:“妈,可他毕竟是我父亲啊,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记得他在我小时候是村里的木匠。”
    白子洋妈抹了一把眼泪:“他算什么木匠,连个板凳都不会做,整体说一些不着边际的鬼话,学人捉鬼看病,就是一个江湖骗子,我当初就是眼瞎了才嫁给他。”
    捉鬼看病?
    白子洋心里一动,似乎摸到了一点脉络,继续问道:
    “那我爸爸当初走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有没有说要去什么地方。”
    白子洋妈抬头沉思一会,叹息一声:
    “你爸混归混,对咱娘俩还不错,每月都能挣来一千多块。他走的那几天我记得一直在下连阴雨,他那脸色啊就跟天空一样阴沉的不得了,问他啥事他也不说,每天在家里长吁短叹,天天喝酒,喝醉了就开始鬼画符,那符纸啊整整装了一箩筐。”
    “然后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要出远门一趟,要是回不来叫我好好照顾你。我急了就问他要去哪有什么事,他黑着脸不说话,我拉着他的袖子不叫走,他急了才说道要去敖灵岛拿回白家的传家宝,还说敖灵岛上都是一群老不死的混蛋,他要好好教训他们。”
    “然后他就背着一箩筐的符纸走了,一去就是十几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唉,咱娘两的命可真苦啊!”
    白子洋妈说完这番话,又是一脸焦急的望着白子洋:“白子洋,你突然问这些,你不会,不会也像你爸爸一样突然离开妈妈吧。”
    望着已是头发花白,满脸沧桑的母亲,白子洋心里一痛,握住了母亲的手轻声说道:
    “妈你别多想,我就是随口问问,我是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白子洋妈像是个小孩一样露出了纯真的笑容:“那就好,那就好,你不知道你是妈的命子,离开你,妈就活不下去了。好了,你赶紧回去吧,你现在是有家的人了,得顾紧点你老婆,唉,妈也知道你在陈家受委屈,这都是命,忍忍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