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唯你落在心尖上 > 第3章 他要宣布什么?
    转过教学楼墙角,远远地梁晓惜就看见顾延予从对面长楼梯上下来了。
    她手上抱着几本书站在原地朝那边看着,嘴角不自觉挂了淡淡的笑。
    顾延予拿着书轻轻敲在旁边女孩子的头上,女孩子看着他眼里都是笑。
    梁晓惜眉头一皱,心里一丝紧张飘过,她知道那女孩子是陈芳菲,她听顾延予说过,顾延予说陈芳菲在追他。
    姜作从长楼梯上下来时就看见了梁晓惜,他见梁晓惜盯着他们这边看了看,又转头走了,才推了推顾延予,“喏,梁晓惜。”
    顾延予回过头,“还真是,我刚没注意没看见她。”
    说完顾延予便回头去接陈芳菲递来的酸奶,姜作思索了片刻给梁晓惜发了条消息:
    “我刚看见你往我们这边看了好会儿,是不是有事找我们?”
    梁晓惜刚到教室放下书,看到姜作发来的消息,心里惆怅了起来,又被他发现了,这次该找什么借口搪塞过去?她想了想拿起手机回道:“忘带借书卡了,凑巧看到了你们本想等你们走下来给你们借,突然想起来季玫应该带了。”
    梁晓惜昨天被冷了那么久许是感冒了,趴在桌上,揉了揉脑袋,微咳了几声。
    快上早读课的时候,姜作提着一杯豆浆进了她班级教室,他用手骨节在桌上敲了几下,梁晓惜闻声抬起头,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姜作一脸茫然。
    “我们刚去食堂吃早饭,顾延予说你昨天淋了雨给你带杯豆浆,他在帮陈芳菲整理笔记,我就顺道给你带过来了。”
    梁晓惜愣了片刻伸手将豆浆杯捂在手中,犹豫了好一会儿见姜作要转身走了才问,“他不是不喜欢陈芳菲吗?怎么还去帮她整理笔记了?”
    “不喜欢?他告诉你的吗?”
    “嗯!”梁晓惜回答得很小声,低头喝了一口豆浆。
    姜作扔下一句话,“他喜不喜欢放学篮球场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这都一个多星期的事了,你还不知道?”
    季玫吃完早餐刚进门就看见姜作在她位置旁边,瞬间心跳都慢了半拍,姜大校草这可是无数少女的梦啊!居然来给梁晓惜送豆浆,关键还没听梁晓惜提过他们熟悉这事,让人不得不好奇。
    梁晓惜听完姜作的话心里一沉,着急不已。
    季玫坐下打趣道,“哎呀!姜大校草唉,你们俩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没有告诉我的?还不从实招来!”
    梁晓惜将豆浆往旁边一推,她看着季玫欲言又止。
    季玫被她搞懵了,“姜大校草亲自送的豆浆你都不要了,怎么滴还想让顾大校草也来送才满意?”
    一提到顾延予,梁晓惜顺口就出了,“顾延予和陈芳菲到底怎么回事?”
    季玫满脸吃惊,“天哪,你是消息封闭堵塞了吗?前天就有人传他们俩在一起了。”
    “不可能,追顾延予的女生那么多,要是也不可能是陈芳菲。”
    “你说的的确是,不过就是传言还没坐实。”
    季玫看着梁晓惜一会激动一会紧张一会焦急不安的,琢磨了片刻,“你那个暗恋了4年的人该不会是顾校草吧!”
    “不是。”梁晓惜迅速收敛了嘴脸,冷声回了话。
    喜欢顾延予她既胆怯又勇敢,她不想以一个卑微者的身份去告知她的喜欢,她只能默默等,等一个光亮的时刻,等可以离开这里的时候。
    有鸟从窗户边飞过,梁晓惜才惊觉这一天都这么晃过去了,她已经看着窗外发了一天的呆,一直在等下午放学。
    她并没有去篮球场,而是去了图书馆,占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
    那边离篮球场近,她经常在这里悄悄看顾延予打球。
    十几分钟后,篮球场边围满了一群人,陈芳菲站在场外格外兴奋,顾延予把外套脱下来递给她。
    这么亲近的行为,梁晓惜心里一紧,眼眶就红了。
    姜作给她发了条消息:“下来看吧!”
    梁晓惜也是豁出去了,现在事情到这一地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顾延予和姜作在篮球场上奔走着,引得一群围观的女生尖叫不已。
    梁晓惜隔了几个人看着陈芳菲蹦得老高,她默默底下了头。
    这时候旁边人嘀咕了起来。
    “你们说今天哪队赢啊!我觉得是高三的,这可是最后一场球赛了,高二的可不得让着点嘛!”
    “这可不见得,据说顾延予发话了,要是今天他们输了他就宣布他的感情情况,请他们篮球队的吃饭,就算输了也要庆祝庆祝。”
    “真的假的?顾延予不像是会这么高调宣布的人啊?”
    “他不像指不定他女朋友要求的呢!这都高三了没几个月离校了,也是该明确一下划上个句号了。”
    “可是,有姜作和顾延予这队黄金搭档,高二的根本不可能打得赢他们好吧!”
    听到这里梁晓惜才明白,姜作让她来篮球场原来是这么回事。听完那些,她的心已经沉了下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结局了,可是不亲耳听到她又没法静下心。
    球场上顾延予喊了一声,“小作,接球。”
    姜作一个帅气的转身,接球过人三步上篮,球进,他抬手抹去额头的汗珠。
    整个球场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本来要欢呼的一群人,都愣住了。
    顾延予跑过来一巴掌拍他背上,“兄弟,投错了,这是他们的篮筐,我们的在那边。你这样是在帮他们投分,昏头了吧你。”
    姜作没有多话,就一句“再来”便跑去了自己那边球场。
    又一次他接到球,往对方球场跑,所有人都呆住了,他故意这样不知道是想干嘛,零防守,又给别人投进一球。
    场上顿时议论声不断。
    “他这是走神了?”
    “再这么打下去他会被判下场吧!他今天一直不在状态。”
    梁晓惜心里默默嘀咕着,“输了,顾延予会宣布什么?”
    梁晓惜盯着顾延予,眼里渐渐变得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