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唯你落在心尖上 > 第1章 大雨夜
    雷声轰鸣,豆大的雨打在窗上噼噼啪啪,暗黄的灯光照得屋里铺上一层年代感。
    梁晓惜把被子卷在一起,正用尼龙绳捆起来,用力一拉被子被嘞了一道痕,缩小了些,再横过一边系一道绳,刚要用力,一个影子覆盖过来。
    梁晓惜心里一紧瞬间忐忑起来,手上的动作霎时就停了下来,屋里安静得出奇,粗犷的呼吸声传进她耳朵。
    一双粗糙的大手伸了过来,梁晓惜往旁边退了退把手躲在身后,那有黑色沟壑的大手顿住,随即伸向她的脸,梁晓惜把脸一撇往后退了一步,靠在掉了一半漆的黑色书桌上。
    桌子轻轻晃了晃,发出“吱嘎”一声。
    张大勇收回手,摸着他的络腮胡子,露出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向前走了一步,刚好要贴到梁晓惜身体。
    梁晓惜伸手推他,他不顾梁晓惜反抗扑了过去,两只手撑在桌上死死按住,梁晓惜被压得腰抵在桌沿上,上半身向后倒在书桌上,左肩碰翻了笔筒里的文具。
    “你还想跑?老子白养你这么大了不是?你想便宜谁?”张大勇斜着个脸,奸恶地盯着梁晓惜。
    梁晓惜心里慌乱如麻,她声音颤抖不止,用力推着张大勇,却像是五指山怎么也推不动。
    她又怕又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泪汹涌而出,顺着头发流进了耳朵。
    “救命啊!你走开,来人啊!”一声哭呛划破了气氛的冷漠。
    梁晓惜哭喊着,“人渣,你这个禽兽,救命啊!”
    她手脚用力在张大勇身体下挣扎毫无作用,张大勇伸手蒙住她的嘴。
    她的眼泪和嘶哑声被埋进绝望里。
    张大勇低下头凑到她脖子边,他轻声在梁晓惜耳边说,“你老实点,还想跑?”
    随着这声音消去,梁晓惜心里绝望透顶。
    梁晓惜抽出一只手在桌上慌乱地摸索,她摸到了打翻的笔筒,刚想朝张大勇砸去,手却被一把捏死了动弹不得。
    她奋力挣扎着丝毫没用。
    突然,张大勇身体往旁边一倒,像块布被掀开一样,他被甩在了墙上。
    顾延予站在面前青筋暴起,眼里布满红血丝,手攥紧拳头咬牙切齿挤出两个字,“人,渣。”
    梁晓惜看到是他,心里总算是缓过了一口气。
    张大勇扶着墙站稳,心虚了吞吞吐吐,“你,你个小子,最,最好别插手管别人家的闲事。别以为你爸能把我怎么样,我现在什么也没做,没有证据你们不能随便乱抓人。”
    “你。”顾延予气得举起手想锤他一拳头,却被梁晓惜拉住了他袖子。
    “顾延予,算了。”
    顾延予看着梁晓惜眼里满是心疼,他愤然放下拳头,冲张大勇大喊了一句,“滚!”
    张大勇不耐烦地瞅了他一眼,带着浑身的不服气走了。
    梁晓惜抹了抹眼泪,把被子拿上一声不吭静悄悄走出了房门。
    张毅站在外间门外红着眼,小声问了句,“姐,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来晚了。”
    梁晓惜淡然一声,“没事。”便头也不回走了。
    张毅看到身后的顾延予才松开了握紧的拳头松了口气。
    14岁的张毅已经有一米六几的个子了,他一直知道他爸对她姐各种歪心思,今天听说她姐要回来拿被子,他怎么可能放心得下,吓得他从学校一路狂奔回来,没想到还是差点出事了。
    他爸是梁晓惜继父,经常喝醉酒回来就打他妈,他妈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他爸家里面什么事都不管,还经常骂他姐是个拖油瓶,嚷嚷着要他妈还抚养费,还不让梁晓惜上学,说是浪费他的钱,他一分都不会出。
    被逼无奈,为了让梁晓惜能继续上学,她妈出去打工挣钱养家,而她继父继续在家里胡作非为,为了不让她妈担心,姐弟两都只报喜不报忧,根本不敢跟她妈提张大勇起色心的事。
    顾延予拍拍张毅肩膀,“没事,我跟上去看看,我送她回宿舍,你别担心。”
    梁晓惜头也不回自顾自往前走,眼泪一滴又一滴打湿了被子一角。
    她以为张大勇今天早出去打麻将了,要知道张大勇故意等着她,她死也不会回来,想起来心依旧在颤抖。
    风雨依旧,梁晓惜浑身已经被淋湿透了,心里满是绝望,她不敢回头,仿佛一回头就要被身后恶狼撕扯。
    顾延予追上她,在她头顶举起一把伞,伸手拉过捆被子的绳子,从她手里拿下了被子。
    他侧头看了看梁晓惜,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一直沉默着陪她默默走在路上。
    还好顾延予跟了上来,梁晓惜心里才稍微平静了些。
    这么多年以来,顾延予早就成了她心里的一束光,4年前顾延予搬来这边的时候,目睹了她妈妈出走打工,她躲在门后哭泣的场景。
    这几年以来要不是顾延予一直维护她,她继父心里忌惮,怕被顾延予他爸抓走,可能她早就出事了吧!
    顾延予悄悄给他爸说过这事,他爸一听也是特别无奈又气愤,他们没证据也不能随便乱抓人,在顾延予的再三要求下,他爸亲自来找警告过张大勇,张大勇心里也忌惮不已,才安分下来。
    梁晓惜右手搂紧自己,走得颤颤巍巍,顾延予怕她再被淋湿,把伞都偏到了她那边,把被子换到了打伞的手上,以免被淋湿。
    梁晓惜一直在等时间过去,这是最后半年了,马上高考完她就可以解放离开这个黑暗的地方了。
    可是,即使有那么多顾延予无微不至照顾她瞬间,她都会以为顾延予是不是喜欢着她,但她还是不敢开口问。她就想拽着这根救命稻草爬出这最后半年的沼泽。
    毕业后,等她光鲜亮丽可以褪去那些满身狼狈,她会站在这个阳光大男孩面前,轻轻告诉他,她已经喜欢他4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