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十三章竹山清泉弟子
    冷冰心大吃一惊。这人竟然是竹山清泉的弟子!
    她的前辈竹清泉虽然已同冷寒宫断绝往来多年,师父也从没提起过她,后来前辈创立了竹山清泉这一派别,坐落在七宫十二殿的一个小地方潜心修行,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
    很多外人看来,冷寒宫和竹山清泉就是水火不容,相看两厌。
    想必这个叶流江也是因为这些流言,才会在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露出这般吃惊的表情。想想刚才那几个少年的小动作,肯定也被吓得不轻!
    冷冰心无奈笑笑,说道:“各位快起身吧!不必如此拘束。”
    几个人听了冷冰心的话,缓缓将手放下,但还是微微低着头,不敢说话。就连最热闹的风惊雷也闭了嘴。
    该死!好不容易看见宫主,这下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还有个叶流江在身旁,这下说点什么好呢?
    见几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冷冰心笑了笑,缓步走到叶流江面前。此时少年还是不太好意思看她,冷冰心也没有在意。
    “竹山清泉?”冷冰心轻声问道。
    “嗯!”
    “看你年纪还小,怕是我得唤你一声师侄。我身为冷寒宫宫主,却从没亲自去拜访过前辈,这是我的过失。还望师弟回去后替我向前辈请个安。”叶流江没有想过宫主会这么温柔地跟他说话,传闻中的宫主不是这样的!
    师侄?我哪能得宫主这般称呼!
    流江又连忙摆回行礼的姿势,连忙道:“弟子何能何德得宫主这般称呼!使不得!宫主……”
    冷冰心看见他紧张的样子,连忙打断他:“有何使不得?你师父曾是我冷寒宫的宫主,也是我非常敬重的前辈,冷寒宫和竹山清泉不分彼此,你自然也是我的师侄。这份称呼,你受得起!”流江愣了几秒,感动的笑了。
    “师父很早之前就跟我们提起过宫主,说六界之境第一神女是何等的绝世风华,定会成为冷寒宫最好的一任宫主!我们对您一直充满着敬佩之意,只是一直无缘能看宫主一面,再加上外界各种各样的传言……刚才是流江失礼了。请宫主莫怪!”这下倒是冷冰心有点意外了,要知道她对这位前辈的敬仰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于是有些窃喜地问道:“前辈,她真的有这么说过我吗?”
    流江认真地点点头,道:“师父已经很久没有出山了,多年前曾出过一次,回来便同我们说了这句话。前几日宫主执剑仪式,师父派我们给您送礼,那还是我们第一次上冷寒宫呢!”说着说着,冷冰心感觉流江又有些失落。
    竹山清泉的人来过冷寒宫?她还从来没听谁提起过。
    “那礼呢?”
    流江低下头,失落的说道:“圣姑拒收我们的礼,两位师兄都已经回门了,只是我有来九池之痕的任务,所以才出现在此处。”
    果然,她想的一点都没错,师父做事向来果断,将人拒之门外向来是她的作风。冷冰心心里也是无奈。
    等等!九池之痕?
    三殿下的出口连接的竟然是九池之痕……
    想了两下,冷冰心便放下心中的想法,对着流江笑道:“你们不必在意,师父向来性情冷淡,对你们绝对没有恶意,别太放心上。”
    “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亲自登门拜访!感谢前辈的一番心意。”冷冰心和流江相视一笑。
    另外三人看着融洽的对话有点目瞪口呆。不,应该说是两人,闻纸儒看着宫主说话温柔谦虚的样子,只是有点疑惑,宫主怎么跟传闻中不太一样啊?看起来不凶残啊!
    为什么他们总是跟我说不要招惹宫主呢?
    闻纸儒的疑惑心理一点都没有隐藏住,脸上全部表现出来。
    齐然和风惊雷那才是愣愣的,看着面前和睦相处的两人。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说冷寒宫和竹山清泉交情不好吗?宫主怎么是这种态度!
    风惊雷脑海中一番狂吼,这是干什么?老子刚才在心里都打好一千字的说辞好缓解尴尬了!结果你们关系竟然这么融洽!
    啊!我怎么能这么丢脸!这可是第一次离宫主这么近,我竟然一直低头不敢说话!我的脸都丢光了!
    叶流江,我绝饶不了你!风惊雷欲哭无泪的在心里将流江骂了个遍。冷冰心和流江说完话后,看向他们三人,看着他们的疑惑脸,不解地问道:“各位是有什么问题吗?不妨直说。”
    闻纸儒瞬间抬手行了个礼后,说道:“久仰宫主大名,有缘能参加宫主的执剑仪式是纸儒的福分。今日又能跟宫主说话,真是我三生有幸!宫主……执剑仪式不知您取了何等法器?方便说吗?”
    闻纸儒看到冷冰心手上拿的玉寒剑,眼睛眨都不带眨一下的直盯盯看着。
    “是这把吗?好漂亮的一把剑!跟宫主真配!”
    “还有!宫主!执剑仪式之后你去哪了?你怎么吐血了?是受伤了吗!”好久之前就看见宫主嘴角的血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问出口。
    风惊雷此时担忧的看着她。废话!那可是封剑阁啊!能被一道闪电摧毁,谁能不担心阁楼里面的宫主!
    虽然圣姑也说无事,但等了七天也没见冷寒宫的消息,更没见宫主出面。这能不让人担心吗!
    “执剑仪式出现意外,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您消失了七日也没有半点消息。大家都急坏了!还好现在让我们看见你了。您是还没有回冷寒宫吗?”齐然道。
    几个少年一下子抛出一大堆问题,把冷冰心都绕晕了,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不过看这情况,她倒是明白了一些。看来自己消失在封剑阁后,师父见自己久久没有出现,可能亲自进来找她,后来找不到,整个执剑仪式最后就只能遗憾结束。
    七天?自己消失了七天?我是晕倒了,那我是在哪呢?九池渊?不可能啊!
    我在那里晕七天的话,我现在早就是游魂了!
    封剑阁?也不像啊!
    冷冰心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感觉好像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在今天全部进行,执剑仪式到封剑阁,九池渊到三殿下,如今再到现在。
    冷冰心想不通,难道封剑阁中存在时空限制?几个人满怀期待地看着冷冰心,等待她的回答。
    额……这些还真不能说!
    冷冰心只能不失礼貌的尴尬笑笑。“抱歉,这暂时不能告诉你们。还是等七宫十二殿的消息吧!”几个少年遗憾地点点头。
    无奈的是,四个人七嘴八舌的问了一大堆,却没有一个人提道封剑阁的倒塌,不然冷冰心还不至于那么敷衍。
    “好吧。”风惊雷遗憾道。
    “宫主……”
    “据你们刚才所说,这里是九池之痕?”齐然和冷冰心同时开口,本身齐然声音就小,看见宫主也开口了,便马上闭上嘴。冷冰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才有人和她同时说话。
    “嗯!”风惊雷点点头。
    冷冰心沉思片刻。九池之痕。自己之前早就想来此了,不过每次都被冷寒宫的各种事务缠住了,一直无缘来此。这次竟然阴差阳错来了此处。
    看来还是不能错过这次机会,玉寒剑……算了,既然已经迟了七天了,也不差这一两天。
    “各位,我在这九池之痕还有些事情要做,恐怕就不能陪各位了。还有,这九池之痕毕竟也是九池渊和人间的交界处,你们还是快些离开,不可在此久留。”
    “宫主,需要我们陪你吗?我们也很厉害的!”风惊雷热情道。
    “对啊!宫主,带上我们吧!”
    “宫主!”
    “是啊!宫主,如今你还受伤了,就让我们跟着你吧!放心,我们绝对不拖你后腿!”见齐然这么说,几个少年疯狂地点头。
    冷冰心想了想,如今自己灵力全失,如果能有他们的帮助确实不错,但是这可是九池之痕啊!万一他们出来危险怎么办!
    冷冰心还是说道:“如今我灵力暂失,如果出了危险,我没法保护你们的安全。你们还是离开比较好!”
    “那我们就更应该跟着宫主了!反正我们是不会走的!”这些小公子怎么都跟白轻尘一样不听话呢!唉,算了,跟着便跟着吧!
    几个人走在九池之痕,冷冰心和叶流江并排走,后面的三人时不时说说笑笑,氛围好不融洽!冷冰心看向他,发现此人腰带两旁特意垂吊下来的四条绿色衣带中有一条绣有‘竹山’两字。
    竹山清泉。真的很有诗意呢!听姑姑说竹清泉前辈似乎是师父这么多年来唯一肯定过的人。
    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呢?能将弟子培养得如同她的派名一样的不染红尘。
    冷冰心瞅瞅他的样子倒是像是传说中的一样。当年在七宫十二殿的一次宴会上,冷冰心坐在那里听几位老者聊天。那时第一次听说前辈的事情,才知道竹山清泉是一座隐世的仙府,是由冷寒宫第十任宫主竹清泉归隐后所创,听说那位宫主一生奇遇,在诸位宫主中唯一一位既坎坷又幸运的人,也是唯一一位可以抛开冷寒宫的禁制全身归隐的人。
    后来冷冰心一直对那位前辈好奇极了,可是师父一直没有向她多说几个字,也不允许她去接近那里,多年来冷寒宫和这处仙府也没有联系,就只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