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九章现身九池渊
    “圣姑!”
    有人将一把青铜剑摆在圣姑面前。
    “全成了废铁?”圣姑眉角微皱,眼光微微一冷。
    “是的,圣姑。无一幸免。”
    听了此话,众人不免吓了一跳,纷纷猜疑:“那到底是什么闪电,竟然这么厉害!”
    “是啊!连宫主都因此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唉,不知圣姑可知这紫电的来历?”
    圣姑沉默了许久,而后抬眼看向众人,说道:“诸位也知道冷寒宫是由天道之主星耀帝君所创,封剑阁亦然。如今离帝君泥磐已有数百万年,两者也已在这六界之境存在了数百万年,封剑阁终会有此一劫这不过是它的劫数罢了。无需惊奇!”
    所有人听了圣姑的解释,惊讶万分,已经很久没有再听到这位天道之主的事情了。
    所有人对着废墟严肃地行了个礼,当作是对天道之主的缅怀。
    “小儒,你信吗?”
    行礼结束后,风惊雷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闻纸儒,轻声问道。
    闻纸儒听到这人叫自己,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小儒是个什么东西?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我呢!
    不过回过神后,立马回答道:“信啊!我父亲很早之前就跟我提道过天道之主的名讳,那可是六界至尊啊!星耀帝君创立冷寒宫更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如今天道之主已经泥磐那么多年,这百万年来都没有再诞生一位天道之主,可想而知他的强大!”看着闻纸儒一脸崇拜的表情,他也只是无奈道:“你不觉得这事好像有些蹊跷吗?什么时候倒不好,偏偏在执剑仪式开始的时候,而且宫主还莫名消失了!”
    闻纸儒连忙捂住他的嘴,小心翼翼地看向四周,确认没有人注意他们之后,松了口气,压低声音道:“你可不能这么说!圣姑怎可容人质疑。我父亲告诉我,六界之境,除了星耀帝君生前的结义兄弟衡黯帝君,就是圣姑对他所行之事最为了解,天道之力强悍无比,无法揣摩。圣姑说如此便是如此,我等不可妄加猜测。况且,执剑仪式出现天劫也不奇怪啊!本身执剑仪式开启运用的便是天道之力。天道之力指引的天劫不是很正常嘛!”
    风惊雷转着眼球想了想,好像说的也有道理。
    “呜呜”了两声表示同意。闻纸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捂着人家的嘴,急忙松开,尴尬地笑笑。
    “抱歉抱歉!”
    风惊雷反过来捏了捏他的脸,还别说,手感还挺好。“好小子,胆子肥了啊!”
    “不敢不敢!”
    “唉,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风惊雷疑问道。这养在深山中的小孩竟然比他还懂这些人间传闻,不行,他绝对不能容忍,不然这么多年不得白混了!
    闻纸儒尽力想要掰开这人捏在自己脸上的手,听此,又不失礼貌地回答道:“这是我父亲跟我说的。”
    风惊雷笑容有些僵硬,放开了自己罪恶的手,他竟然忘了这茬,他就不应该问!两人耍闹结束,认真听着这些大人对此事的处理。
    “圣姑不要担心,一会我回上天庭再向天帝奏明,查明此事。”白墨上神对圣姑说。
    “那就有劳上神了”圣姑回礼,应道。
    之后圣姑便不再说话,头微微仰望着天,手中紧紧的抓着已经成为废铁的青铜剑,似乎还有一丝的……颤抖。
    冷冰心缓缓醒来,头还有些余痛,睁开眼睛发现视线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
    我这是在哪?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冷冰心闭上眼睛,幻境中的场景历历在目。
    仿佛一切都没有过去,她甚至还能听见那些人绝望的哭声,尖叫声,轰天震地的爆炸声,以及白凰月铃最后那悲惨的笑声。“白凰月铃……”冷冰心无意识地念叨道。最后那团火不知灭了没有,她是否还活着?
    她那么强大,应该不会死吧!
    火……
    冷冰心又一阵头疼。是谁的房子着火了?那个小女孩到底是谁?头好痛!
    她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可她没有半分记忆!
    冷冰心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闭上眼睛静静的休息。还是不要想了,越想头越痛。师父说过剑阁幻境不可信,不可深陷其中。虽然自己对此事耿耿于怀,但还是先出了剑阁再去请教师父吧。
    等冷冰心缓过神已经过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了,当她再次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把碧白的剑。
    玉寒!
    玉寒怎么被解开了,它身上的那几条铁链呢?冷冰心感到万分疑惑,她拿起玉寒仔细端量,这把剑到底是什么来历?
    冷冰心不经意间抬眼一看,这才让她发现不对劲,直接把她吓出一身冷汗。
    不对,这不是封剑阁!冷冰心手忙见乱地四下环顾,手从身后偶然抓到一块石头。冷冰心拿起石头一看,黑色的石头有如水晶般的光滑和美丽,冷冰心瞳孔一缩,拿着石头的手都有些颤抖,这分明就是染石!
    眼前此景,红黑色的天空,贫瘠的土地,还有这遍地的染石!
    错不了,错不了。
    这是九池渊!!!
    冷冰心咽了咽口水,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是幻境吗?是幻境吧!
    冷冰心反复安慰自己,但是很明显,这并不是幻境!
    冷冰心来九池渊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九池渊虽不能说了如指掌,但也算大致了解些。而对于幻术,她倒是略知一二,她所经历的幻境已经破了。
    那她如今深处九池渊又是怎么一回事?她倒不是怕自己会有危险,她重点怕的是,自己的执剑仪式,我没有从封剑阁出来也就算了,如今莫名其妙来了九池渊!
    师父知道可不得废了我,赶出冷寒宫!!!
    回想起来,姑姑说过,封剑阁是天道之力对宫主的认可,亦魔亦神,亦妖亦佛,一切全由天道来定。当时一直不懂姑姑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想想,自己执剑仪式离了封剑阁来到九池渊……
    啊!
    完了完了!!!
    我这岂不是天下的罪人!
    冷冰心越想越把事情想得更大。这次真的完了!以前的宫主执剑都是从封剑阁中出来的!就我现在出了这么大的岔子!
    “完了完了!我得快点回去!师父和众多的宾客还在等着我呢!”冷冰心拿起玉寒剑迅速起身,小心翼翼地行走在九池渊的土地上。
    不要发现我!不要发现我!冷冰心边走便在心里强烈的期盼,她之前闯过九池渊,知道此处的凶险,每次来都吊着半条命,还几次差点丧命于此。
    虽然九池渊实力总体不如七宫十二殿,但是魔族子弟天生拥有强大的修炼能力,因为地域的原因,没有享受过光芒的照耀,终日生活在黑暗中,所修之术自然也逐渐变得凶残和黑暗,以至于魔族子弟修为十分强悍。
    六界都说,魔族是天生的战士!这话并不假。
    如果不是神魔两族人数相差悬殊的话,如今统领六界之境的就不一定是七宫十二殿了。哪怕现在,九池渊仍是这世间最棘手的存在,以至于七宫十二殿每次镇压九池渊都得出动大量的兵力。如今身处九池渊,能不惹事就不惹事!
    最好不要让人发现我的存在,不然又免不了一番纠缠!
    冷冰心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一队九池渊的巡兵。吓得冷冰心赶紧躲到身边不远处的小山后面。
    不会吧!这么倒霉!看来今天诸事不宜啊,可千万不要发现我!
    冷冰心此时真的是欲哭无泪,我怎么走到哪都这么衰!
    “君上,阵法已经启动完毕,那个人必定是九池渊的囊中之物!”冷冰心听见一人殷勤地说道。
    君上?那位君上?
    “哈哈哈!!!”
    很快,那人的话刚说完,便听见一人狂妄的大笑。平静下来后冷厉地说道:“所有人都给本王仔细地找,千万不可让他逃出九池渊!”冷冰心眼泪都快出来了。本王?君上?不远处这玩意儿竟然就是九池渊的魔君!
    我怎么可以这么倒霉!听这话的意思,看来是有人擅闯九池渊,惹怒了这位脾气超级暴躁的王,现在正满地找人呢!
    怎么什么好事都让我碰上了!
    这么多人在九池渊找人,敌人找不到却意外抓到我这七宫十二殿的人,这可不就刚好成了他发泄怒火的对象了嘛!
    这时那队人马正好往冷冰心的方向过来,听见脚步声逐渐增大。冷冰心有些被气笑了,一手握住玉寒剑剑柄,看来自己肯定是逃不过了,那就垂死挣扎两下吧。死之前杀两个魔族还有点安慰。
    感觉敌人不到五米的距离,冷冰心屏息凝神的等待着,正当要拔剑时,忽然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忽然停下来。冷冰心冷汗都已经流到脸颊了。这是被发现了吗?
    现在要不先出手?冷冰心心里还在纠结着,刚想要拔出剑来时,忽然听见那几个人粗犷的声音。
    “三殿下!”
    冷冰心急忙又把拔剑的手连忙止住了。这一惊一乍,冷冰心感觉自己都很快神经错乱了,但还是拼命稳住自己的呼吸。
    三殿下?这人好像听说过来着。
    “三殿下怎么在此处,最近这九池渊不太平。现在我等正要抓拿一名要犯,此人异常危险,殿下不如回到凌微殿休息。要小心安全呀!”
    “二叔,我在此处看风景呢!”
    冷冰心倒是记得九池渊有一位厉害人物,整个九池渊都要尊称一声二叔的人,魔君的大护法折猷。
    好像自己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