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八章剑阁倒塌
    天空一下子恢复了平静,红黑色的天空也逐渐融化,显露出原属于它的白色。
    天空的战场结束了,一下子平静下来的天空使地面上人们的呻吟和尖叫显得更为清晰,一声声绝望的尖叫听得冷冰心心里发毛。
    这就是人间地狱!
    白凰月铃在惨叫声包围中回过神,只见她愣愣地看向底下的人间,地上战火危及之处还在燃烧,火光四射,黑烟缭绕。
    “死了,都死了。呵呵……哈哈哈!!!”
    只见她疯魔仰天大笑,泪水止不住掉落在天空中。
    冷冰心整个人都难受极了,心底似乎是受到他们的影响,难过,心痛,还有害怕!什么都有。
    “啊啊啊!!!”
    白凰月铃……
    冷冰心看着她,心疼极了。
    忽然,白凰月铃停止了她的尖叫,失去灵力从天空坠落。
    “白凰月铃!”
    冷冰心急忙跑过去,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可是手指穿过她的手,冷冰心茫然地看着自己伸出的手。
    她,抓不住她……
    冷冰心只能愣愣地看着白凰月铃下坠,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上早已流满泪水。
    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为什么心里可以这么难过?
    死亡的窒息感遍布全身,冷冰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白凰月铃坠落的身影,冷冰心忽然瞪大双眼。
    不对,不对!这……白凰月铃。
    “白凰月铃!!!”
    白凰月铃红色的衣袍上燃烧起来,就像帝殇一样逐渐被火焰吞噬。
    她会被烧死的!
    冷冰心也忘了自己抓不住她的事实,迅速飞向她。眼看就要抓住她身上还在燃烧的衣摆。
    触不及防,冷冰心瞳孔一缩,手猛然缩回来,抱住自己的脑袋,脸上表情狰狞而痛苦。
    火……在烧!
    是大火!
    救命,救救我们!
    冷冰心记忆中浮现了一幅模糊的画面,熊熊烈火燃烧了一整栋房子,从外面也能听见从火海中传出的惨叫声。一个衣着破烂的小女孩跌坐在房子的面前哭泣,脸上还有炭灰的痕迹,明显就是从火海中侥幸逃生的。
    小女孩凄惨的哭着,手上还抓着一个人的衣摆,拼命的摇着。“求求你,救救父亲母亲,救救他们!”
    不要!
    不要!
    救救他们,求求……
    冷冰心沉浸在一段自己从没有经历过但是既感到熟悉又感到陌生的记忆中不可自拔。
    她拼命想看清楚涌现在自己记忆中的场景,可是越拼命想要看清楚头就越痛。
    什么都看不见!那是哪里?父亲,母亲,不要……
    小女孩身边的人是谁?
    他听不见女孩绝望的求救声吗?
    那人是……
    “啊啊啊!!!”
    冷冰心拼命的回想,最后却只带来了如同大脑和灵魂被撕扯般的痛苦,那份痛苦将她从那个场景中逐渐脱离出来,渐行渐远。
    好不容易,冷冰心停止了尖叫,脸色苍白的她逐渐失去意识,缓缓闭上了早已通红泛肿的眼睛。
    不要,求求,救救他们……
    蓝色……
    手上好像抓着蓝色……
    终于她最后的一点意识也消失了。身边的幻境全都消失了,昏倒的冷冰心躺在那把围绕着铁链的玉寒剑旁边,玉寒剑发出耀眼的光芒。
    光芒越来越强,整个幻境都被照亮,直至光射刺穿了幻境,所有的场景就如同水晶一样破裂开来。
    “砰!”
    一声巨响,玉寒剑上缠绕的粗大的玄铁链忽然炸开,断得四分五裂,飞向各处。挣脱束缚的玉寒剑在空中来回飞了几个圈,最后停在冷冰心的身体上空。
    大约三分钟之后,玉寒剑的光芒开始减小,逐渐微弱,直至消失。失去光芒的宝剑如今看起来也不过是一柄碧白的手执之剑,再普通不过。它稳稳地落在冷冰心的手边,和她躺在一起。
    然而失去光芒照射,幻境又破灭的封剑阁,如今是一片黑色而又伴着轻微红色的诡异之境。
    外面的人等了好几个时辰,由原先的肃静已变得热闹非凡。
    “爹!如果以后你还动不动就关我,让我面壁。我……我就再也不回家了!”白轻尘此时已经被解了禁言术,嘴又开始不消停。
    “你这个逆子!我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你还敢威胁我?!你……看我不打死你!”白墨上神真是差点被他气晕过去,心中值懊恼自己怎么生了这么个混账东西。
    白轻尘忙上蹿下跳。生怕他真的会一掌拍过去!“丢脸?我喜欢宫主很丢脸吗?那可是你未来儿媳妇!”白轻尘还骄傲的仰起脸庞。
    “宫主殿下可是六界之境的神女,世间尊贵之人,岂是你这无赖所能觊觎的!小小年纪不学好,成天净会惹事!”
    白轻尘不甘心,瞪着眼睛回道:“我哪里无赖了!虽然,虽然确实好玩了些,但我可是堂堂的正人君子!宫主也没有讨厌我呢!你看她还允许我在冷寒宫来去自如呢!”说完白轻尘又一脸骄傲地看着他父亲那面色铁青的脸。
    白墨上神气得整个人都要炸了!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无赖混账,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你别痴心妄想了!宫主如果不是看在老子的面子上,你早就被埋到碧风山底下去了!来去自由?哼!谁给你的胆子。”白墨上神此刻真想把他拍进地里,却又强忍住。
    白轻尘不甘地“哼”了一声表示抗议,低下头不再理会他父亲。
    还好这话没有被冷冰心听见,不然她也得气炸。这种流言是谁传的!我是这么凶残的人吗?这是污蔑!造谣!!本宫第一个不同意!!!
    白墨上神忽然想起来,圣姑就坐在旁边呢!臭小子这番言论可不得折了冷寒宫的颜面。默默转过头向圣姑赔礼道:“小儿人傻脑痴,望圣姑不要介意他这疯言疯语。”
    “上神说的是哪的话,小公子少年心性,是顽皮了些,我们都懂。”圣姑婉言道。
    其实圣姑也早就习惯这还孩子的疯言疯语了,本身她也从不在意。
    这话,白轻尘又气不过了。
    “唉!你们怎么能……”白轻尘话没说完。
    “轰”的一声巨响。
    封剑阁塌了!!!
    所有人都被惊到了。天空中突然劈出一道紫雷闪电,闪电正好落在封剑阁的上方。楼阁中众神器破楼而出,围绕着楼宇相互对峙,一眨眼的功夫楼便塌了。
    众人还在惊愕中回不来神时,圣姑最先反应过来,急忙飞向封剑阁。此时剑阵也已停下。
    “冷冰心!”
    圣姑的呼喊唤醒没回过神的众人。
    “宫主!”
    “心儿!”
    白轻尘和紫妍同时叫出声,二人急忙飞向此处。
    “宫主殿下!”
    “宫主!”
    众人顿时醒悟,陆陆续续前往封剑阁。他们有点探查落在地上的神器,有的在撕心力竭的寻找宫主。白轻尘更是直接双脚跪地,忙扒开地上的碎屑探寻。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宫主!宫主你在哪里?你应个声啊!”白轻尘几乎将每个角落都翻遍了,可就是没有找到半分。
    最后,圣姑在一个角落中发现冷冰心在与剑灵对抗时所残留在地的白绫碎片,圣姑顺着捡到的白绫碎片施了法,青色的神力聚集,很快又消失。
    白轻尘看见圣姑手中的衣料立马扑过来,圣姑手一松,衣料便被白轻尘抢了去。他看着衣料眼泪又止不住哗啦啦的流。
    圣姑缓缓铺开手掌,念了一段咒语,顷刻间,手中出现一颗雪白透明的水晶,水晶发出耀眼的光芒。
    看见紫妍焦急的一直在寻找冷冰心,还有痛哭流涕的白轻尘,她淡淡的开口“各位放心吧,宫主无事。”
    说罢便将手中的水晶拿给他们看。
    “无烟,为何找不到心儿?”
    紫妍听到这个消息终于将揪着的心微微展开,听到冷冰心无事她便安心了,但还是有些疑惑。
    圣姑缓缓道:“可能被紫电的余波带到了另一个地方,放心吧,她自己会回来的。”白轻尘这时才将眼泪止住,如同拿到糖果的孩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揉揉他脑袋的冲动。
    宫主没事!真是太好了,他现在真是太开心了。其他人听到圣姑的话也才放心。但是又有一个问题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迄今为止从未发生过的!那可是封剑阁啊!在这里执剑了十五任宫主,屹立在碧风山上数万年,这会儿怎么可能会被一道闪电所摧毁!
    所有人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所有人对这个万分诡异的事情议论纷纷。
    紫妍看了看四周,一座非凡高大的楼宇如今已成为一片废墟。千分惊讶,万分疑惑,她始终不相信这是真的。
    “无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紫妍开口问道,这时唯一能给她答案的或许就是她了。
    “是啊!圣姑,封剑阁万年不倒,这闪电到底为何物?竟如此凶险。莫不是有大事发生!”见紫妍开口,白墨上神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底下的人议论纷纷,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不得而知。
    圣姑没有回答,沉默着,好像在思考什么。这时人们也不敢打扰她,自己议论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