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四章帮你消除烦恼
    这话一说出来,怜儿便急了。“那第十任宫主再厉害也比不上圣姑啊!说什么最强者,最后还不是因为心术不正被冷寒宫除了名!她哪里能同宫主相比?宫主心系天下,受到万人敬仰,是六界之境的神女!那些忘恩负义的人怎有资格同您相提并论?宫主以后可莫要再如此说了。”怜儿愤愤道。
    “怜儿,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再怎么说,前辈之前也是冷寒宫的宫主,师父曾经的弟子,可敬不可辱!”
    她很爱戴冷冰心,也很不耻竹清泉这种背叛宫门的人。这种忘恩负义的人哪里配得上宫主的敬仰!本来心里不太平衡,刚想发泄几句,但听到宫主这么说,怜儿瞬间慌了。
    “宫主不要生气!是怜儿多嘴了!怜儿错了!”怜儿吓得直接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冷冰心的脸。
    冷冰心也知道吓到她了,连忙把她扶起来。安慰了几句才将怜儿的情绪稳定下来。
    怜儿很快就恢复了自己的情绪,继续给冷冰心整理妆容。看着自己的宫主又发了呆,怜儿便知道她想什么了。
    “宫主不要伤心,圣姑与紫妍娘娘曾说过您是历届中最有天资的神女,所以要对自己有信心才是”怜儿将最后一支发钗插在冷冰心发中,轻声安慰道。
    仔细端详看了看后,再将镜面捧到冷冰心面前,笑着说道:“宫主不愧是六界之境的第一神女,花容月貌,好看得紧!这番美貌可不知要迷倒多少宾客呢!”怜儿笑得很开心,虽然嘴上说着调侃的话,但眼底的敬意没有半分的隐藏。
    “怜儿!”冷冰心佯怒道。随后又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唉,这傻孩子……
    怜儿比她小一些,这些年她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直护着她。
    怜儿也一样,当她被师父责罚时,怜儿会冒着危险去给冷冰心求情,师父冷酷无情的名声不是盖的,好几次为了她,怜儿受到牵连被责罚。每次冷冰心都心疼得要死,想要阻止她的做法,但这丫头总是不听话。
    带着伤,笑着跟她说:“宫主别担心,怜儿这些都是值得的,你看圣姑不是没有严惩你嘛!怜儿也只是受点轻伤。”每次这话冷冰心听着都不是滋味,但也只能默默记在心里。
    这次执剑仪式,冷冰心烦恼了很久,现在想想怜儿对她的关照,她的神色又暗淡几分。
    我绝不会成魔,更不会背叛任何人!可我很怕辜负他们的期望。
    如果执剑仪式上天道没有认可我的力量,我也只是一个空有冷寒宫宫主名号的废物!守护不了任何人,更不配站在师父的身旁。
    “怜儿,好了吗?我想出去走走,你不用跟来。”冷冰心知道她不能再任由自己胡思乱想下去了,不然执剑仪式还没开始,自己就先败了。她需要自己冷静下来。
    “是”
    怜儿很了解她此时的烦恼。行个礼后默默从屏风后退走了。
    冷冰心站起身刚想离开,一个声音从屏风后传来。
    “宫主,您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没有一定的强者,但你永远是我们的宫主。执剑与否,冷寒宫早就认定你了!”
    冷冰心听见此话,惊地瞪大双眼。
    怜儿本来已经要离开冰华殿了,但是一想到宫主的烦恼,还是忍不住退了回来,说了这句话。
    说完后,便转身离开了。
    怜儿怎么也想不到,她简单的一句想让冷冰心平复心情的话,在冷冰心心里掀起了多少波澜。
    这个世间是强者的天下,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有资格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就像天道之主,在当初那场神魔之战中凭一己之力将魔族镇压,稳稳地划分到荒芜之境,至今已有百万年。这就是强者!
    所以如今六界之境,除去不沾世俗的佛祖的净世天,其余的皆以七宫十二殿为尊。
    由天道之主亲自下旨创建的冷寒宫或许就是这六界之境最特殊的存在。这一切的存在或许都是因为那座封剑阁……
    冷冰心是这么猜的。
    冷冰心来到园中漫步,眼前尽是雪白一片,肌肤如玉,美目留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身穿白纱长裙的她与这美景融为一体。
    冷寒宫的景色淡雅,后园种满了星雪,黄色的花朵揽着她的腰肢,仿佛不愿放过这个美人。
    冷冰心手下轻轻挽起一朵星雪,手执黄花,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冷冰心左右端详着这美丽的花朵,不知不觉的嘴角弯起了个美丽的弧度。
    果然,不管什么时候星雪总能让人心情愉悦起来。
    “星雪,你说我连我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谁,师父也不喜欢我,我还总是喜欢闯祸,惹师父生气。为什么我会成为宫主呢?”
    唉!
    冷冰心轻轻叹了口气,如果这次执剑仪式我能得到天道的认可,拿到一把挺厉害的神器,师父会不会喜欢我一点点……
    算了,星雪也不会说话,还是让它飞远一点吧。
    冷冰心微微一笑。捻着星雪的左手轻轻一翻,星雪立刻变成三只漂亮的黄蝶,绕着冷冰心飞了两圈。
    冷冰心笑道:“去吧”
    只见她手轻轻一挥,三只蝴蝶便随着她手指的方向飞去。
    花草仙灵虽然很容易逝去,但它拥有着所有生灵无法得到的自由。
    身为七宫十二殿修为最高的神女,她的出身一直被各界所猜测,冷冰心曾经也很疑惑。最后硬着头皮去问了师父,师父才冷漠地告诉她,她的父母是被九池渊所杀,魔族是这世上最邪恶最残忍的生灵。
    她本来就不喜欢魔族,但是有些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因此对九池渊有太大的感触!
    “美人白如雪,应以花香配。冷寒宫漫山长满星雪看来还是宫主的功劳,等雪蝶飞累了,落地之处又会长出星雪花。宫主还是很文雅呀!不愧是我未来媳妇!几日不见,宫主殿下可有想我啊?不用猜,肯定想我得紧,没事,我也想你啊!”来人手捧一大束大红大紫的花上前,不用想,不是白轻尘还能是谁?
    冷冰心白眼一翻。这祖宗,真是阴魂不散啊……
    冷冰心道:“是不是嫌我太温柔,上次没有将你封得再厚些,想再制一件冰袍穿穿。”
    看着冷冰心满脸嫌弃的看着自己,白轻尘不禁有些骄傲起来。
    看吧!你还是在意我的。看来我们成亲还只是时间问题。
    白轻尘满意的点点头,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不可自拔。
    看着这人奇怪的表现,冷冰心倒是有些怀疑了。莫不是自己说了什么严重的话?把这孩子都吓傻了!
    白轻尘回过神,眼中尽是轻佻之意,忽然间笑得很灿烂,如同初春的朝阳明艳夺目。
    完了,这孩子指定是傻了!看来得提醒白墨上神废世子了。
    “宫主,你觉得红花好看还是白花好看?”白轻尘向前挪了两步,凑到冷冰心跟前问道。
    冷冰心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又玩什么把戏,没有回答。
    见冷冰心没有开口,白轻尘撒娇催道:“说嘛!告诉我嘛!好不好?”
    冷冰心差点被他可爱到了,不!是恶心!
    按照辈分,白轻尘可是得稳稳叫她一声姑姑的。可这人不知道看上自己什么,总是喜欢在自己身边胡言乱语,粘得跟块狗皮膏药似的,怎么甩到甩不开。要不是看在白墨上神的面子,他如何能在冷寒宫来去自如!
    白轻尘云痕足靴与星雪相贴,一袭黄衣随着主人豪迈的动作四处飘拂。头顶着银白的发冠,来人一看都能看出是位贵公子,可惜脸却用错了地方。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长得是真不错,可怎么偏偏是个痴儿呢?
    甚至,很多时候,冷冰心都在想,如果这家伙没有那么多怪想法,老老实实的唤声姑姑,那冷冰心应该会很疼这个小侄子的。只可惜呀!
    “你觉得我喜欢什么?”冷冰心反问道。
    白轻尘低头想了想,迟疑了片刻后回答道:“宫主每天都穿着白衣,再加上宫主本身就是美貌非凡,本身白色更适合你,但是凭我送花那么多次以来的直觉,我觉得宫主更喜欢红色,还是艳红色!虽然你每次都不收。”
    白轻尘伸着脖子靠近,请求表扬一般的骄傲地看着她。
    冷冰心愣住了,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白轻尘。
    很快就一掌把白轻尘扇了出去。
    白轻尘被掌风拍飞了几步,手上捧的五颜六色的花都掉出来几朵了。好不容易站稳,白轻尘也不生气,照样傻傻的笑着,弯着身子去捡掉落的花朵。
    “这么好看的花就这样掉在地上,看着都心疼。就像宫主一样,忧愁的表情真是让人难受。现在宫主心情可好些了?”
    这孩子……
    冷冰心这时真不知应该是什么表情了。
    她一直都没注意到这儿,白轻尘这一番胡闹,她心情确实好了不少。
    忽然间有些莫名的感动,但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错了……
    只见白轻尘嬉皮笑脸道:“宫主,有没有被我的细心感动到?看来是有呢!我就说宫主对我也是有些倾心之意,不然你直接叫我夫君可好?若你不好意思,换我叫你媳妇也成!”
    错觉!
    刚才一定是错觉!
    冷冰心凤眸微眯,美绝人寰的容颜上嘴角微微勾起“你这脸皮也是没谁了,还是重新投胎算了。”
    说着,不知她什么时候聚的灵力,一阵风穿过花丛扫到白轻尘面前,白轻尘没有料到她忽然出手,手上的花束连忙举起挡住自己的脸,只剩下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