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三章不平
    紫妍听见这人的称呼微微一愣,很快回过神后,无奈笑道“你又来!我们相识怎么说也有几万年了,先前就跟你说过不要对我如此称呼,倒是唤得生疏了。我就不明白了,整个七宫十二殿除了天帝能得冷寒宫行礼,谁还能担待得起?可偏生圣姑每一次见我都要行此大礼,可叫我如何是好?”
    圣姑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并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
    果然,这人还是同往常一样,闭口不答。这个问题似乎不难,至少吭一声表示一下也未尝不可啊!
    紫妍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
    虽然她一直不将自己的请求放在心上,可是每一次看见她对自己这般问候,紫妍还是每次都会提出让她不要这般恭敬,几万年来一直坚持着。可这几万年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让她愈感无奈。
    这世上称得上圣姑知己的就只有紫妍一人,虽然对于她,紫妍还是有很多的不解和疑惑,尤其是过去……最基本的,紫妍对于她出自何处都不知道,经历过什么也不清楚。
    但她可以感觉得到这人并不愿意回想往事,尤其是冷寒宫未现世之前的过往。所以她心里就算有再大的疑惑也没有问出口。
    两人相识了数万年,从她刚认识她开始,她就一直是一张冰块脸,好像屹立于雪峰之巅,带在冷漠和不屑俯仰世间。刚开始紫妍还很怕她,慢慢的相处久了,她发现自己好像能渐渐了解这人的想法和表情。
    最后两人渐渐熟络,成为挚友。尽管那么多年,圣姑对自己的敬称从未变过,但是还是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圣姑对自己的热情。
    当然这份热情只有紫妍自己能感觉得出来,在他人的认知中,冷寒宫确实与女娲交情甚好,不过就圣姑那万年冷沉的冰棺脸,还真看不出眼底有对谁的热情。
    不过就从行礼之处看来,换个角度想,整个天下,圣姑只给两人行过礼,一人是天帝,一人是紫妍,这么一看,岂不就是特殊嘛!
    可能是圣姑自己制定的什么交友原则也说不定啊!
    紫妍对她抱以一笑。
    一步一步缓缓迈近,紫色轻纱长裙拖地,优雅不失大气。
    她微微抬头,魅惑众生的姿容带着温柔随着她的浅笑而更加温情,抬起的眼帘显露出她那天生较为浅色的瞳孔,常年的温柔渐渐掩盖住脸上曾经留下过的不羁的痕迹。这是属于女娲的绝色,也是属于她的柔情。
    在此处,或许是她将温柔全数倾尽的地方,嘴角微弯的弧度是她的温柔。
    “心儿是历代宫主中最有天资的,想来她的法器应该不会太差。”她也同圣姑默默注视着封剑阁。
    刚才在大殿没有见到她的身影,紫妍就料到这人肯定会过这边来了。封剑阁开启之前还是一处被结界包围的禁地,除了眼前此人,这世间也就只有她和心儿可以自由出入了。
    心儿如今还在为接下来的执剑仪式做准备,想是这会儿正烦恼着呢!
    一个身影孤零零的站在此处,让人看起来,竟生出莫名的忧伤呢。
    紫妍说完默默将头转向圣姑,她想,这种想法或许是这么多年来她对此人最大的误解,同时也是最好的理解。
    圣姑不语,目视着前方,丝毫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
    紫妍又道:“你别太担心,剑阁虽然诡异,但是心儿肯定不会有事的。”
    圣姑这才有了反应,转向紫妍,冷漠道:“生死有命,我护的是冷寒宫,与冷冰心何干。”这不是圣姑第一次说这句话了。
    ‘我护的是冷寒宫,与任何人无关。’
    冷寒宫到底意味着什么?紫妍同很多人一样一直不解这个问题。
    这句话在很多年之前紫妍还是相信的,相信她铁石心肠,相信她誓死守护冷寒宫,相信她甘愿舍弃一切来守护这天下……
    可是渐渐的这份信任就变淡了,从竹清泉离开冷寒宫之后她发现这人的身上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是的,就是从她离开之后!紫妍渐渐意识到挚友眼中的阴霾渐渐少了很多,就连说句话都不似当初一般,让人听了感觉寒冰刺骨。
    我想,或许是活得久了,年纪大了,就一点点的将江湖恩怨放下了,这世间哪有永生的守护?更何况是世间!看着这人的变化,紫妍还是感觉很为她感到开心。
    后来冷寒宫又迎来了几位宫主,虽然她们还是同过去那些人一样很快就陨落了,但是无烟对她们明显温和了许多。她以为这人以后就这样了,慢慢的放开心扉。
    可是这个念想很快就破灭了,从冷冰心来到之后,这人又恢复的原本的性情。甚至比原来更为冷漠。她还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她性情的变幻莫测。
    紫妍面对这人对心儿的冷漠感到不满已经很久了,此时不悦道:“无烟,你不觉得你对心儿过于苛刻吗?怎么说她也是冷寒宫的宫主,身为圣姑的你,一直以来对她视而不见也就算了,这段时间便是她的执剑仪式,一场六界之境颇受瞩目的盛宴。可我来的时候,侍女却告诉我,你这段日子不愿见心儿一面。这是不是有点过分呀?”
    圣姑神色没有半分变化,只见她冷漠道:“紫妍,你这是教我做事吗?”
    “不敢。我是心儿的姑姑,自然看不得她受如此委屈。我只是不太明白,就算以前你再冷厉,也不至于对宫主避之不见。还是说心儿的身世……”同你有怨。
    “紫妍,这种无端的猜测以后还是不要说的好。”紫妍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你给她越多的希望,最后她只会越失望。”圣姑淡然道。
    同往常一样冰冷的语气,紫妍竟感觉到有些刺骨,是自己的错觉吗?
    小心翼翼的偷瞄着圣姑的脸,她的脸上冷淡得仿佛布满冰霜,嗯!和往常一样,为什么大问题,紫妍暗暗松了口气,看来真是自己的错觉。
    虽然觉得没什么事,但还是乖乖道歉道:“好了好了,是我错了,我不妄自菲薄了。”圣姑没说什么,虽然这副场景她不是第一次见,但紫妍忽然转换语气说出这偏有些撒娇的样子,圣姑还是忍不住皱了下眉。
    不过那动作几乎转瞬即逝,就连紫妍也没有看见。
    冷寒宫过去的十四位宫主,在这被六界奉为神圣之地的冷寒宫中到底都经历过什么?这个问题或许紫妍是除了圣姑之外最清楚的人,同时也成为陷入这个问题之后最迷茫的人。那些在执剑之后获得天道之力的宫主,带着所执之剑守护着人间以及魔族边境的安宁。能力越强,责任也越大,很多宫主也自然陨落得很快。
    陨落之后,冷寒宫将这人的生平事迹在世间抹清,等待下一任宫主的出现。很快这些陨落的人就没有什么人记得了。
    这是数万年来紫妍所亲眼见证的冷寒宫,本来她觉得冷寒宫执剑宫主本身命途多舛,或许就是宫主的诅咒,神界的地狱。
    后来直到竹清泉的出现全部打破了她原本对冷寒宫的定义,之后越来越迷茫,现在出现的冷冰心……紫妍莫名觉得这人似乎有些不同,可差异在哪里呢?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唉!紫妍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这世间传言冷寒宫一切成谜,这事不是妄下断言的,就连她也无法了解,更何况世人!看了看圣姑那无动于衷的脸,紫妍摇摇头,转身离开。
    走了两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缓缓转向圣姑,轻声道:“九池渊的人找来了,我希望你能护住心儿,你执掌冷寒宫,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的无辜。”说罢,紫妍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转过头径直走掉。
    圣姑不语,慢慢仰头盯着眼前建筑的塔尖,表情甚至有些呆滞,让人不解她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圣姑缓缓回过神,喃喃道:“只要不是它。”
    不知是因她许久没说话,还是因为周围环境太安静的缘故,话音落下竟不禁让人感觉有些颤抖,似乎在说给自己听。
    冰华殿。
    “宫主,这晶花簪实在好看,配上您更显美丽,今日您执剑定能选出最厉害的一把,配上这怜花冰剑的名号肯定大放光彩。”宫女怜儿捧起晶花簪左右端详。
    听得冷冰心倒还真是一头冷汗,“怜花冰剑”这名头还是和那个白轻尘有关,冷寒宫宫主喜欢花倒不是什么秘密,可白轻尘却以此为由什么花都往冷寒宫扔,乐此不疲。而每次来冷冰心都免不了使出冰刃将他冻住,然后再扔回冷寒宫。
    这就是“怜花冰剑”的由来。想起白轻尘那小子她不禁一阵哆嗦。
    “怜儿,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最厉害的第十任宫主也只拿到封剑阁中四楼的剑,阁楼塔尖于七层!我啊,也最多只能拿下第三层的,说不定也只能拿第一层的呢!”冷冰心说罢笑笑,眼底尽是忧郁。
    她不想让师父失望,真羡慕冷寒宫的最强者竹清泉,可以同师父并肩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