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雏鹰的荣耀 > 83,回归与惊喜
    告别了卡尔大公一家的庄园之后,艾格隆乘坐马车,在卫兵的护送下回到了美泉宫当中。
    当回到了这座自己居住了十几年的宫殿时,他意外地有一些怀恋自己之前那几天的经历。
    弗朗茨皇帝和卡尔大公虽然是亲兄弟,但是几乎性格完全不同,一个阴沉冷漠一个威严真诚,所以他们的家庭氛围也完全两样,他在卡尔大公那里住的日子,真正体验到了家庭生活的轻松舒适,这几乎是他过去从没有享受过的感觉。
    然而,非常可惜,他注定也只能短暂地享受一下罢了。
    当进入皇宫大门的那一刻,他快速地又调整了自己,又让自己恢复了过去的冷漠神态。
    “殿下,您终于回来了!”当看到他走回到自己的居处的时候,女仆夏奈尔又惊又喜,连忙向他行礼致敬。
    “好久不见,夏奈尔。”艾格隆笑着向她点了点头。
    笑了一会儿之后,夏奈尔小心地看着他,“您在那边玩得还开心吧?特蕾莎殿下一定会很热情地招待您吧?”
    “是的,呆得挺开心的。”艾格隆回答,“不光特蕾莎,他们一家人都对我非常热情,简直让我宾至如归——”
    “那是自然的,殿下这样的客人能过去,是他们的荣幸吧。”夏奈尔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起来,“更何况,他们还想要让殿下变成家人……所以肯定会加倍殷勤吧。”
    艾格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转开了话题。
    “对了,最近这边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并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夏奈尔摇了摇头,“不过——苏菲殿下非常想念您,这几天一直都在询问您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都禁不住在想如果万一您直接不回来了,她会怎么样。”
    “你这个玩笑并不好笑。”艾格隆皱了皱眉头。“夏奈尔,你好像心情不好?”
    “殿下,您这话可就过分了,我哪里有资格对您生气呢?况且一直以来我都在尽心尽力地为您效劳,您怎么能认为我会对您有什么意见?”夏奈尔低着头反驳。
    艾格隆不太明白她到底怎么回事,所以疑惑地看着她。
    “抱歉,殿下,我……我不该这样向您回话的,我只是……只是有点担心过头了而已。”过了一会儿之后,夏奈尔自知自己有些僭越,又开始向他道歉,“我生怕您沉湎于暂且的舒适当中,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夏奈尔的回答,倒是让艾格隆明白了过来。“谢谢你的提醒,夏奈尔,我承认我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恍惚过,但是很快我就让自己清醒过来了……我看得清楚,这一切是满足不了我的,我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计划照旧——你不用担心我丧失意志,更不用担心自己的仇没法报。”
    “殿下,太好了……我就知道您一定会坚持意志的。”夏奈尔终于喜笑颜开,“请您原谅我刚才的冒犯……”
    “没关系,你能尽到劝谏的责任,这是好事。”艾格隆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放在心上。
    夏奈尔仿佛像是重新充满了电能一样,一下子恢复了往常的干劲,她手脚麻利地收拾好了艾格隆带回来的行李,然后又在房间里点燃了熏香。
    玫瑰精油的香味,让艾格隆的精神重新振奋了起来。
    “夏奈尔,现在有空提笔吗?有空的话就帮我记录一下吧。”
    “我倒是有空,不过……殿下您才刚刚回来,不休息一下吗?”夏奈尔有些迟疑。
    “不必休息了,我又不是自己走回来了,一直在马车上睡觉而已,本来就不累。”艾格隆摇了摇头,“我现在有点灵感,如果错过了的话,就实在太可惜了,所以还不如赶紧记下来——”
    “好吧,那就按您说的办。”夏奈尔同意了主人的意见,然后和往常一样,走到了书桌边,拿起纸笔准备记录。
    然而,就在少年人走到窗边看着房间外的风景,准备念出脑海中的构思时,房间的门突然被轻轻地敲响了。
    夏奈尔停了笔。
    她并不感到惊讶,仿佛有所预感。
    “这么快就来了……”
    艾格隆也停下了脚步,他似乎也猜到了到底是谁过来了。
    “去开门吧。”他挥了挥手。
    夏奈尔服从了命令,走到了门口,然后轻轻地打开了门。
    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夏奈尔被猛然推开了,接着一个穿着裙子的身影快速地走了进来,来到了少年人的面前。
    她静静地打量着少年人,仿佛想要从他的面孔里分析出他和之前有什么异常似的。
    “殿下,好久不见。”艾格隆笑着向她问好,“我本来身上准备晚点去拜访您的。”
    “你总算回来了……”苏菲公主长舒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就准备一去不回了呢!”
    “这一点您不用担心,如果我某天真的会离开这里,我也会先向您告别的。”艾格隆笑着回答。
    “别一脸笑容地说出这么可怕的话!”苏菲呵斥了艾格隆,然后突然一把抱住了他,“我从没有这么久没见到你……上帝啊!你可真是个混蛋,居然这么久都杳无音信!”
    “我总不能在那里写信给你吧……”艾格隆苦笑。
    “那你……那你看上去很讨那一家的欢心了?”苏菲紧张地问。
    “他们一家确实对我非常客气,客气到甚至让我不好意思了。”艾格隆回答。“不过,我遵照了我们之间的承诺,什么也没有答应他们。”
    “总算你还记得!”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之后,苏菲顿时心花怒放,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突然她想起来了,这里还有另一个人在场,所以对着夏奈尔小声下令。
    “出去!”
    夏奈尔心里非常不舒服,但是她也只能无奈地遵命,走了出去。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以后,苏菲的神态显得更加放松了。
    “终于没人能打搅我们了。”
    心情终于好起来的她,自然地坐回到了书桌的旁边,然后随手拿起了笔。“看样子你刚回来就打算动笔?真是让人满意的激情。所以,现在正好让我来帮帮你吧。”
    “谢谢。”
    艾格隆先是道谢,然后重新走回到了窗边,接着开始口若悬河,大段地念出了自己刚才构思好的台词。
    而苏菲一言不发,快速地在纸上记录着,似乎把这当成了自己难得的娱乐。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艾格隆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念述,在这同时,苏菲也终于停下了自己的笔。
    “还真是挺累的啊。”苏菲捏了一下自己已经有些酥麻的右手。
    “殿下,您不用让自己如此劳累的,让夏奈尔来就好了。”艾格隆有些心疼。
    “没事,一想到我用自己的劳累为你节省了这么多辛苦,我就从心底里感到很高兴。”苏菲笑了起来。
    接着,她又换了话题,“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剧院又把你的剧本上映了几次,反向相当不错,所以剧院那边非常满意——他们承认你的天赋了。”
    “是吗?那太好了。”
    虽然艾格隆并不是真的在以成为一个剧作家为人生目标,不过当自己的才能得到了肯定之后,他仍旧感到很高兴。
    “他们并不是口头感谢而已,剧院那边现在的意思是,他们愿意和弗朗茨-梅明根先生长期合作,上演他的作品。”苏菲继续说了下去,“另外,他们[]还给你寄出了一张期票,支付了你这段时间应该得到的分成。有没有为自己感到自豪啊,艾格隆?”
    “是的,我有点自豪。”艾格隆点了点头,“这证明了,即使失去了目前所拥有的一切,也许我还能够靠着自己的能力活下去。”
    “什么失去一切?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吗?”苏菲忍不住抢白了他,“艾格隆,你会拥有一切的,无论是荣誉,金钱还是名望,或者众人的仰慕……因为这是你理所当然应该得到的!”
    “借您吉言。”艾格隆笑着向她道谢。“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得到了您多少帮助……希望我赚到的那点钱,足够填补您因为我而出现的金钱损失。”
    “现在想要填补损失还早得很呢,恐怕你还得付出更多努力才行——”苏菲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你不用在意这个,我花的这些钱不是负债也不是投资,如果非要有个名目的话那也是赠送,只要你和我开心就够了……”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少年人的内心里突然充满了感动。
    也许他的个人印象里,对苏菲充满了美化,但是一直以来,她对自己的照顾和抬爱,都是丝毫没有夸张的。
    也许她不是仙蒂瑞拉,也不是贝阿特丽切,不是任何一个理想化的人,她有自己的缺点,但是即使如此,对他来说,她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殿下,遇到您真是我一生当中最幸运的事情,没有您的话我真不知道这段压抑和落寞的时光,到底应该怎样挨过去。”在感动之下,他有感而发,“我会铭记这份幸运,直到我入土之时。”
    “不要犯傻了。”苏菲笑着摇了摇头,“年纪轻轻可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我不要你入土,陪在我身边就好了。”
    =============================================
    回到了宫廷之后,艾格隆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不过相比于过去,他的日程要充实许多。
    他不仅要应付自己的教育课程,还要通过福雷斯蒂上尉转交信件,保持和剧院的联系,偶尔还跟着苏菲一起偷偷跑去剧院,观看自己剧本的演出。
    每次亲临现场,看到剧本演完之后谢幕的时观众们集体欢呼的场面,他就有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唯一有一点遗憾的是,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人来找过他。
    他所期盼的那些人,依旧杳无音信,好像已经石沉大海。
    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着急也没有用,他只是满怀希望然后等待。
    在不知不觉当中,时光也悄然在流逝,深秋的的风和日丽已经结束,凛冽的冬天悄然到来。
    因为地处多瑙河畔,所以冬天时维也纳风很大,哪怕是白天时,肆虐的寒风也会带着呼啸声在街巷当中无情扫过。
    然而,寒风也无法阻挡市民们走上街头的热情。
    因为——
    狂欢节到来了。
    每个冬天,这座帝国的国都,都会沉浸在欢乐的海洋当中,劳碌了一年的人们,再不愿意放过这个好不容易可以休憩下来的时机,纷纷以各种方式来发泄自己的身心。
    他们将会载歌载舞,为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欢庆。
    市民们不会知道,这一年的狂欢节,维也纳将会多了两个不期而至的客人。
    冬天的美泉宫,入夜会很早,刚刚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远处的维也纳已经灯火辉煌,而这座宫廷仍旧陷入沉寂,骄傲地把自己同世俗隔绝。
    就在这个时候,苏菲再度悄然来到了艾格隆的房间。
    “艾格隆,突然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她问。
    “殿下,今晚是我们一起去参加狂欢节的日子吗?”少年人问。
    “是啊,怎么了?”苏菲点了点头,“我还准备等下就叫人过来通知你呢……”
    “我觉得我应该提早做一些准备。”艾格隆笑着回答,“既然是参加狂欢节,那就应该来点什么变装吧?”
    “我们平常出去的时候,不就是变装吗?”苏菲感觉有些奇怪。
    “不,那不一样,我准备来点有意思的——”艾格隆继续笑着,“希望能给您一点惊喜。”
    “是吗?”苏菲公主更加惊奇了,她笑着点了点头,“那你还真是让我有点期待了——好吧,惊喜是什么?”
    “您稍等一下。”艾格隆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殿下先等等。
    接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苏菲静静地等待着,不过很快,门又重新打开了,接着,焕然一新的少年人重新走了出来。
    苏菲慢慢地睁大了眼睛,接着从惊讶变成了惊喜。
    少年的身上穿着黑褐色的马甲和外套,腿上穿着宽松皮裤,脚上则穿着长袜和圆头翻毛皮鞋。而他的头顶上,还戴着一顶缀着羽毛的圆顶帽子。
    穿上了这一身之后,少年人显得俊美而又洒脱,更重要的是——活脱脱就像是个巴伐利亚走过来的一样。
    艾格隆走到了苏菲的面前,然后恭敬的向她脱帽行礼。
    “殿下,您觉得怎么样?”
    苏菲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呼吸有些急促地抱住了他。
    看到家乡的服侍,她愈发被勾动了心弦。
    “上帝呀……太像了。”她亲了亲少年人的额头,差点哭了出来,“艾格隆,我的心肝……你要是时时刻刻有这么贴心,我就再也不会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