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契婚宝贝 > 第75章 高熙闹事
    秦霜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秦霜霜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睛里满是迷茫,在闻到鼻尖的消毒水之后,她的第一反应是医院。
    意识慢慢清醒过来,昨天的记忆涌进脑子里,她忽然喊道:“洋洋!”
    她猛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一不小心就牵动了自己的伤口,顿时发出了一声闷哼声。
    忽然,她的身侧传来了林洋洋的声音,“我没事,你身上有什么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吗?”
    秦霜霜转头看过去,看见林洋洋正躺在她旁边的病床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林洋洋笑着说道:“我的身体倍儿棒,倒是你小身子骨的,可别伤到什么地方了。”
    想到那日发生的事情,秦霜霜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是我连累你了。”
    林洋洋不满地看了她一眼,而后说道:“你再说这种话,小心我生个十天半个月的气不理你哦。”
    贺焯刚推开病房的房门,借着一丝门缝,他听见了里面的谈话声,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手机里传来了电话铃声,是助理的电话,他接过,听见助理在手机那一头说道:“贺总,我已经查到了打伤秦小姐的主谋了。”
    “是谁?”贺焯将病房的房门关上,而后转身往走廊上走去。
    贺焯的助理此时正在一个小房间内,那天打伤秦霜霜和林洋洋的混混们跪在地上,个个都鼻青脸肿的,看着助理的表情带着害怕。
    先前贺焯将此时派给助理去调查,助理通过调取监控找了这些混混,又叫上了公司里的保镖将这些人狠狠地教训了一下。
    助理说道:“是张子琳,她给了几个小混混一些钱,让他们去打伤秦小姐。”
    查到了张子琳,贺焯并不意外。
    虽然他们只在一起短暂的十来天时光,但不难看出张子琳爱慕虚荣的性格,再加上张子琳自私地将所有罪过安在秦霜霜的身上,他就知道了这个女人不可信。
    但看见秦霜霜被人伤成这副模样,贺焯还是觉得很生气,于是冷声说道:“既然是张子琳派人做的这件事,就让那些混混好好教训一下她。”
    助理在电话那一头答应了。
    张子琳刚下班,她既然回到了运城,就打算在这里好好生活下去,便在这里找了一个工作。
    工资中规中矩,她却不是很满意。
    她莫名地有些想念和贺焯在一起时的时光,贺焯的心里虽然没有她,但是对她的物质也是极力满足。
    她的思绪不知想到了哪里,抬起头才发现小路幽暗,只差几步就能到自己的小区。
    路灯下站着五六个二流混子,张子琳心中看不起他们,皱了皱眉便想越过他们走过去,却被他们拦住了。
    她这才借着昏黄的灯光看清了这些混混的脸,认出了他们正是她雇去殴打秦霜霜的混混,心中有些不悦,说道:“你们干什么?我不是已经把钱给你们了吗?”
    混混头子看着她的目光带着仇恨,他生气地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说道:“都怪你这个婊子,给了那么点钱就让我们去教训别人,害得我们得罪了大人物!”
    张子琳脸色一白,说道:“你们是对钱不满意吗?”
    她发觉不妙,心中不断懊悔自己为何要去找这些不靠谱的二流混子,弄得她自己也惹上了麻烦。
    混混头目呸了一声,大骂道:“我呸,就是你害得我们兄弟被人打成这样,我们今天也要让你尝尝这个滋味。”
    听见混混的话,张子琳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伤口,而且混混口中的话语带着浓浓的威胁,使得她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苍白得吓人。
    “你们可不要乱来,还有没有王法了?”张子琳默默地往身后退去,试图趁他们不在意逃走。
    但那些混混心中有气,而且把他们教训了一顿的人说了,如果他们不给张子琳一个教训,他们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再加上混混们人多势众,自然不会让张子琳在眼皮底下逃走。
    混混们将林洋洋围成一团,使得她不断地哆嗦。
    头目冷笑道:“王法?你心中要是有王法,就不会找上老子!”
    说完这句话,混混头子对着兄弟们做了一个手势,混混们纷纷一拥而上,心中的怒火也使得力气加重了几分。
    其中一个年轻的小混混拿出了一把刀子,在张子琳惶恐的目光中,用刀子划伤了她的脸。
    刀子划破血肉,血液自伤口喷出,张子琳知道,她仰仗的那份美貌又一次消失了。
    她呆滞地瘫坐在地上,那些混混反而满意的笑了,围着她骂了好多污秽的话语后才满意地离去。
    唯留张子琳一个人抚摸着脸上的伤口,血液顺着手臂流了下来,她终于放声大哭。
    林洋洋身体很好,很快就出院了,但是秦霜霜身子骨弱,伤口感染了,居然染上了破伤风。
    所以秦霜霜只能在医院里再待上一段时间,不过在医生的治理下,她的病情慢慢好转,再过些天就能出院了。
    秦绡绡正在给秦霜霜削苹果,这个时候,房门忽然被大力地打开了,吓得秦绡绡一不小心削破了自己的食指的皮,顿时有血液从伤口处渗了出来。
    秦霜霜的眼睛里染上了一起焦急,她拉过秦绡绡的手,眼里十分心疼,继而转过来,看向来人。
    来人正是秦霜霜印象里只见过一面的高熙,高熙一脸趾高气扬地走进了病房,看着她们的目光带着鄙夷。
    秦绡绡疑惑地看向秦霜霜,“这是你的朋友?”
    秦霜霜摇了摇头,说道:“见过一面,对着我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但我的确不认识她。”
    听见秦霜霜的话,秦绡绡心中了然,知道这个看起来来者不善的女人可能是在姐姐失忆前起了冲突,再加上高熙的态度很差劲,所以秦绡绡看她的目光也变得不好看起来。
    “秦霜霜,听说你生病了,我特意来看看你呢。”高熙的脸上扬起了一抹讽刺的微笑。
    秦霜霜知道她来者不善,只只皱了皱眉,说道:“哪里来的就给我回哪里去吧。”
    尽管她失忆了,她还是不喜欢高熙这个人,她知道他们之前正好产生过冲突,以至于她如今失去了记忆,却保留了那份不喜欢。
    而且那天在沈家,她从沈言的口中知道了这个女人就是害她落水失忆的元凶。
    所以她对高熙根本喜欢不起来。
    高熙脸色一变,她就是来看秦霜霜的笑话的,没想到秦霜霜牙尖嘴利的,居然还讽刺了她一顿,这让她如何受得了。
    “哼!秦霜霜,你今天落在了我的手里,我肯定不会让你好过的!”高熙指着秦霜霜,大声骂道。
    “她是不是有病啊?”秦绡绡悄悄地贴近秦霜霜的耳朵,吐槽道。
    秦霜霜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这可能是有钱人的臭毛病吧。”
    秦霜霜忍不住在心里腹诽,有钱人的臭毛病,凭什么让她一个穷人来受苦。
    “这位小姐,我是一个病人,需要安静的环境修养,你已经打扰到我了,还请您离开。”秦霜霜看着高熙说道。
    早在高熙破门而入的时候,秦绡绡见来者不善,便赶忙摁了铃,医护人员这个时候才赶了过来。
    见护士走了进来,秦绡绡赶忙说道:“护士小姐,这里忽然闯进了一个女人,打扰了我姐姐的休息,还请你们带她出去。”
    谁知道,那个护士在看见了高熙后,惊讶地出声道:“高小姐,您怎么来了?”
    秦霜霜将护士脸上的讨好之意收入眼底,眉头一蹙,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秦霜霜的预感成真了,只见高熙抬了抬下巴,一脸骄傲,“秦霜霜,你没想到吧,这家医院是我们高家的产业,我今天就是要把你从这里赶出去。”
    病房内乱哄哄的,贺焯正好在这个时候来了医院看望秦霜霜,听见病房里传来的喧闹,还有一个尖细又跋扈的声音,他的脸色顿时一变,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进了病房才看见秦霜霜穿着一身病服站在地上,冷眼看着护士在收拾床单,他心中顿时来了火气,大胜喊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所有人都听见了他的声音,纷纷看过来,高熙扬起了嘴角,讥笑道:“哟,秦霜霜,你的情郎来了。”
    秦霜霜脸色一白,说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高熙从小生活优渥,但巨大的富贵没能让她保有一身的大小姐的气质,反倒是将富家子弟那嚣张跋扈的作风学了个精通。
    从来只有她辱骂别人的份,她哪里忍受得了别人来羞辱她。
    她快步走过去,高高地扬起手,而后重重地落下。
    高熙表情狰狞得难看,但秦霜霜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她身体还未好转,若是她这一个巴掌落了下来,估计会对她的身体起到损伤。
    但是高熙的巴掌并没有落到秦霜霜的脸上,贺焯先一步阻止了她,冷声道:“我已经订的病房,费用我也已经交了,你们怎么可以随意赶病人出院?”
    高熙脸色难看,骂道:“这是我家的医院,我想让谁离开都可以!”
    贺焯彻底被高熙给气到了,脸色发黑,也高高扬起手掌,快速地对着高熙的脸打了下去,冷声道:“既然是你家开的医院,那还是你自己住院比较实在。”
    在场众人纷纷捂唇,眼看着自家的大小姐在这里被打了,护士们脸色发白,赶紧叫人报警。
    医院旁就有一个警察局,所以警察来得很快,再加上有高氏的授意,他们便将贺焯制服。
    警察问道:“姓名,岁数,通通招来。”
    贺焯眼神平静,沉声道:“贺焯,28岁。”
    听见贺焯的话,秦霜霜一愣,他的名字不是叫李衍吗?怎么就变成贺焯了?
    秦霜霜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见秦霜霜复杂的神色,贺焯笑了笑,说道:“我之前改名了,没告诉你。”
    说完这句话,他便被警察押回了警察局。
    高熙抚摸着被贺焯扇的那边脸,眼中带着恨意,说道:“原来是李氏集团的总裁贺焯,哼,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