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树海林深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这条生鱼吃的我一整晚都觉得反胃,第二条鱼烤好后也没了胃口,给小粉吃了。
    白爷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赤念收拾好树枝,在跟小粉确认了没有再需要他帮忙的事后也离开了。
    只剩我跟小粉还坐在小板凳上发呆。
    我指了下小粉的胳膊,动了动手指,小粉意会,把胳膊伸了过来。我挽起他的袖子看了下,不流血了,渗液也减少了,但还是没有看出来有愈合的迹象。
    “没有那么快。”小粉说道,“不过明天去镇狩前,应该可以痊愈了。”
    “你明天还要去镇狩?”
    小粉点头。
    “最近凡间很不太平吗?”
    小粉脸色忽然一沉,语气颇为不满,“去收拾烂摊子。”
    “烂摊子?”我顿了顿,立马反应了过来,“白涣!是白涣之前镇狩时留下的烂摊子吧?”
    “你怎么知道?”
    “我何止是知道,你爷爷我在凡间远狩那会儿,还给他擦过屁股呢!”我说道,“多亏后来我们家老头想办法撤了他镇狩的执行权,不然凡间迟早要乱套!”
    小粉无奈摇摇头。
    我问道,“你昨天也是去给白涣善后的?”
    小粉点头,“我要把白涣之前镇狩过的地方都去一遍。”
    “什么!那你得忙到什么时候?白涣霸着镇狩的职权也有近三十年了吧?就算他一个星期去镇狩一次吧……”我快速算了下,心里一惊,“卧槽,他个狗日的至少有一千多次都没擦屁股了!”
    小粉舒了一口气,没说话。
    我抬着小板凳,往小粉旁边挪了挪,“反正还有这么多次,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完,索性你也不要急着每天都去了,像我之前跟水墨他们那样就行了,去一次歇个十天半个月的。”
    小粉说,那些恶灵如果没被白涣收拾过还好,收拾了一半又没处理干净才最麻烦。
    他们有了戒备心不说,还因此加重了怨念,如果不趁早解决,最后受难的,只会是凡间的生灵。
    “白涣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我说道,“你明天要去缴的恶灵是什么来路?”
    “诡鼠。”
    “老鼠啊?”
    小粉点头。
    “他连老鼠都搞不定?”我不解,“仙灵尊当初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白涣啊?仙灵界比他强的人大有人在,别的不说,我们远狩那会儿也没像他这样。”
    小粉道,“当时除了白涣,没有人愿意接手。”
    想想也是,白沁和白羽都不是爱出风头的人,白涣也时不时的就会去凡间找原料,对凡间也相对熟悉,为了逞威风,他那时一定是不遗余力的毛遂自荐。
    我看了眼小粉的胳膊,“你昨天剿的是什么恶灵?”
    “异蟒,一种蟒蛇。”小粉回道。
    “哦,蛇啊……蛇?那蛇变异长出爪子了?”
    小粉道,“没有。”
    “那它怎么抓伤你的?”
    “谁说是它抓伤我的?”小粉顿了顿,继续道,“是白涣。”
    “那狗日的竟然敢对你动手!”我站起来叫道,“这豹子胆还真不是白长的!他现在人呢!”
    小粉笑着看向我,也不说话,好像这事跟他无关一样。
    我急道,“你还笑!他为什么这么做?”
    小粉说,昨天他们镇狩时,刚好赶上浮扇宫也去凡间找原料,大概就是冤家路窄吧,好死不死,两家居然碰到了一起。
    镇狩时,大家都是杀红了眼,谁还顾得上周围的花草树木?小粉的弟子和异蟒在打斗间,无意毁了白涣此次前来要采摘的果子。
    因为小粉在场,白涣也不敢对怅寻阁的弟子发难,于是把恶气出在了异蟒的身上。
    不等怅寻阁的弟子降服异蟒,白涣带着浮扇宫的弟子一记记软鞭剑抽打在异蟒身上。那异蟒也不是吃素的,之所以叫异蟒,还是因为它变异了,不过不是长了爪子,而是首尾各长了一个头。
    异蟒尾部的头平时不会显现,只有在暴怒和受到强烈刺激时才会迸出。
    异蟒在软鞭剑的刺激下,尾部霎时迸出了一个头,白涣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手里的软鞭剑一口被异蟒咬下,白涣没了武器只能唤出灵态。
    其实直到那一刻,事态依旧在怅寻阁的掌控之中,但是白涣一时间慌了,本来他就没什么实战的经验和应战的本事,到了凡间,道行还都打了对折。
    看到异蟒暴怒,白涣吓得不行,非要小粉用封灵瓶收了异蟒。
    小粉没理白涣,本来镇狩也是怅寻阁的事,轮不到他指手画脚,小粉继续观战自己的弟子与异蟒周旋。
    这时,异蟒一口咬住了浮扇宫的一个弟子,白涣情急之下,竟然向小粉扑了过来,想抢封灵瓶。
    我震惊道,“他疯了吧!封灵瓶都敢抢!他以为自己还坐在镇狩执行官的位子上呢!白涣就是在那个时候抓伤你的?”
    小粉点头。
    “那你怎不抓回去!”我愤愤不平道,“或者再挖他一只眼睛,到时候我去求白沁再给他做一只义眼就是了。那狗日的下手那么狠,真不应该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
    “你怎么知道我轻易的放过他了?”
    我一愣,兴奋问道,“你把他怎么着了?”
    小粉坏笑了一下,眼神一冷,说道,“连蛇带他一起收进了封灵瓶里。”
    我瞪个牛眼看着小粉,良久后,“噗嗤”一声笑出来,足足几分钟都停不下来,可能是笑会传染,小粉也看着我笑了很久。
    我抹了把眼泪,笑道,“小粉,可以!他应该是仙灵界里,唯一一个进过封灵瓶的仙灵吧?”
    “不是。”小粉道,“当时顺带着把赤夜也收了进去。”
    我拍着大腿,又一阵狂笑,“那后来呢,他们两个不会到现在还在瓶子里呢吧?”
    小粉摇头,“带回到仙灵廷后,仙灵尊就把他们两个放出来了。”
    “白涣肯定跟仙灵尊告你刁状了吧?”
    小粉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就算他想那么做,也要等几天后醒过来,再去找仙灵尊了。”
    “仙灵尊没有为此责怪你?”我问道。
    “白涣当初说是失手无意打伤了你,因此请命去了诛灵塔,所以我说这次是失手误收了他,然后跟仙灵尊提出,要将白涣这几十年的烂摊子全部处理干净。”
    我一下高兴不起来了。
    小粉看了看我,“这两次去镇狩,发现一段时间没跟着这些弟子,一个个不但没有长进,反而退步了,这回刚好借此机会练练他们。”
    “那也不用练的这么勤啊。”
    小粉道,“仙灵尊有命,十年之内处理干净。”
    “按照我之前的算法,你岂不是两三天就要去剿一次?”
    小粉道,“白涣镇狩的次数,没有你算的那么多。”
    “可是这十年内,一定还会有新的镇狩令下来,到时候不还是要你们去?这样的话,跟我算的也差不多了。”
    小粉淡淡的笑了下,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我什么时候能恢复灵力?”我问道。
    “你想跟我们一起去镇狩?”
    我点头,早在远狩时,我就盼着有一天能跟仙灵界的人来个偶遇,然后并肩作战。
    只是后来,在知道那时带队镇狩的人是白涣那种货色后,我也就不再期待什么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也是仙灵界的人了,而且带队的又是小粉,这种求之不得的合作机会,怎么能轻易放掉?
    小粉忽然握主我的手腕,当我感觉到有灵气缓缓推进到我的体内时,顿时胸口一阵发闷,我不由皱了下眉。
    小粉抽回手,“两三个月还是要等的。”
    我说道,“那你们就再辛苦两个月,我会尽快恢复的,到时候跟你们一起去。”
    小粉提醒我道,“你在浮扇宫的巡习还没有结束。”
    我尴尬道,“啊……原来这事不能就这么过去了,还得继续回去巡习啊……”
    还以为能混过去,就直接留在怅寻阁了,看来还得都走一遍,“我是不是两个月后就要去浮扇宫了?中间旷工这几个月不用再补上吧?应该直接去蹲个半年就可以回来了哈?”
    小粉眯着眼睛看向我,“你就这么喜欢我的怅寻阁?”
    “有谁不喜欢啊,何止是我?怅寻阁可是大半个仙灵界弟子的第一志愿,这就相当于是凡间的名校,哪个学生不是脑袋削个尖的往里拱?”我叹了口气,“无奈我们怅寻上仙除了独具慧眼外,还要求严苛,最终能进怅寻阁的人,除了必须具备真材实料外,还要有些运气。”
    小粉疑惑的看着我,等我继续说下去。
    “就是那条漏网之鱼赤岸啊。”我问道,“如果你当时可以选的话,你会同意这条小鱼溜进怅寻阁吗?”
    小粉想了下,无奈笑笑。
    我笑道,“不过赤岸也挺好玩的,每次看到他都会想起水墨。怅寻阁如果能多几个这样的人,气氛也会欢愉不少。”
    “这样的人一个就够了。”小粉起身道,“早点休息。”
    “小粉。”我叫住他,“明天当心点。”
    小粉轻提了下嘴角,点点头。
    回到寝房后,我在桌前坐了很长时间,脑子是空的,但又觉得很沉。
    “白三……”我脱口叫出。
    我以为,我用一个月的时间,最终接受了白三离开的事实,但是在我吃着生鱼,问出那句“好吃吗?”,再没有听到白三的回音时,险些难过的哭出来,下一秒,就犹生出一股很强的恨意。
    那一刻我才发现,我一直都没有接受这个事实,我只是不再否认和质疑了。
    刚才在听到小粉说,他把白涣和赤夜都关到了封灵瓶里时,真的很解气。当时我一边狂笑,一边狠咬着牙,我恨不得他们两个永世都呆在那里,受尽众恶灵的折磨,摧残,最后化成一滩脓水,腐臭,风干。
    白三的事,如果这么算了,那就太便宜白涣了,但是像我这种巡习仙灵,要想在白涣面前掀起什么浪潮,未免太异想天开。如果冲动行事,到时受牵连的,就不止我跟肖愁了。
    我去朽灵符里找肖愁,跟他说了白涣被小粉收拾了的事,也说了为此小粉要付出的代价,还有就是肖愁想从朽灵符里出来,还要等两个月的时间。
    肖愁听后只是点点头,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每次看到肖愁,心里都会平静很多,他就像怅寻阁里的澄潭,清澄,净澈。